追书看书就选闪电下载!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生人勿入

生人勿入

小东 著

连载中免费

  生人勿入孙小山免费阅读怎么样?生人勿入小东目录怎么看?这是一部超级恐怖的灵异小说,作者是小东,小说生人勿入全文讲述了主人公孙小山是孙家沟人,他在初夏的4月遇到了意外情况,倾盆大雨连下了十五天,他田地里还是神秘的眼珠子,这究竟会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叫孙小山,是孙家沟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个远离城市的犄角旮旯,家里就我一个人,没钱也没老婆。虽说不富裕,可谓老鼠打地洞,可我还有几亩田,勉强着过日子。怎么也没想到就我这样一个穷逼,还有邪性的事找上我。
  那是初夏的4月,一连下了十五天的倾盆大雨,把地都给浇烂了,路更没法走。我和邻居大坤闲着没事,就打打排,刚到中午,屋外就有人急头白脸的闯了进来,连伞都不打,裤子也脏兮兮的。
  来人是孙朝旺,按辈分我得管他叫二舅,但他和我一般年纪,而且又是从小玩到家的光屁股哥们儿,平时我也就喊他旺子。我和大坤、旺子三个人感情非常好,旺子还是我们兄弟三人中最稳重的一个,我从没见他这么着急过。
  “旺子,咋了?”
  他脸色极差,简直是惨白,好像刚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似的。支吾了半天也没个整话,但嘴巴一张一合的,绝对有事,就是说不出口。
  一见势头不对,我和大坤都站起来,彼此相像之后,再问:到底出啥事儿了?!

6万字更新:2018/06/07

在线阅读

  生人勿入孙小山免费阅读怎么样?生人勿入小东目录怎么看?这是一部超级恐怖的灵异小说,作者是小东,小说生人勿入全文讲述了主人公孙小山是孙家沟人,他在初夏的4月遇到了意外情况,倾盆大雨连下了十五天,他田地里还是神秘的眼珠子,这究竟会是怎么一回事呢?

免费阅读

  我叫孙小山,是孙家沟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个远离城市的犄角旮旯,家里就我一个人,没钱也没老婆。虽说不富裕,可谓老鼠打地洞,可我还有几亩田,勉强着过日子。怎么也没想到就我这样一个穷逼,还有邪性的事找上我。

  那是初夏的4月,一连下了十五天的倾盆大雨,把地都给浇烂了,路更没法走。我和邻居大坤闲着没事,就打打排,刚到中午,屋外就有人急头白脸的闯了进来,连伞都不打,裤子也脏兮兮的。

  来人是孙朝旺,按辈分我得管他叫二舅,但他和我一般年纪,而且又是从小玩到家的光屁股哥们儿,平时我也就喊他旺子。我和大坤、旺子三个人感情非常好,旺子还是我们兄弟三人中最稳重的一个,我从没见他这么着急过。

  “旺子,咋了?”

  他脸色极差,简直是惨白,好像刚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似的。支吾了半天也没个整话,但嘴巴一张一合的,绝对有事,就是说不出口。

  一见势头不对,我和大坤都站起来,彼此相像之后,再问:到底出啥事儿了?!

  旺子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擦擦脸上的雨花,一屁股在凳子上瘫坐下来,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小山,告诉二舅,最近你是不是干啥缺德事儿了。”

  他声音低沉,带有肯定态度。

  这我就不解了,我一个比驴还闷的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下地干活和在村里闲逛之外,能干什么坏事。只记得前些日子我偷看过村里的香草洗澡,但这事儿事咱们三个一起干的,又不是我独一分。莫不是东窗事发了,现在他一推二六五,让人家独找我的后账?

  我问了这件事,也不爽他在我面前以二舅自称。

  “不对!”旺子立即摇头,眉梢皱的很紧,天塌下来一般瞪大眼珠。他看着已经懵逼的大坤之后,头靠在桌面上,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是不是害死过人?”

  这从哪儿说起啊,我火了,拍桌而起:“旺子!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

  “你的田里……”他憋了老半天,总算说了出口:“你那田里全是眼珠子,斗大的眼珠子!”

  我不禁浑身一个哆嗦——他在胡说些啥?!田里怎么会有眼珠子!!

  大坤只听了一句,马上摇头:“旺子,你胡说咧,哪儿有这事儿,你是不是又喝酒了?满嘴跑风。”

  见我们不相信,旺子还恼了,他拍着自己胸脯:“不信?!不信你们跟我走!”

  旺子是从来不说谎的,他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还没出门我就疑心忡忡了,心跳加速,在大雨之下跟着他往田野里跑去。田就在一条河对面,经过一座石桥,过去是天主教,再过去就是了。

  顾不上这雨地的泥泞,三人来到我家田边,远远的就看见有白花花的东西在田里泛着,大雨之下,那些东西明晃晃地,透着渗人……

  胸中的鼓声顿起,希望不是真的——希望不是——真的……额!!!

  “看!”旺子指着田中的那些小白点,中间有黑色瞳孔,显然就是一颗一颗的人的眼球!!

  眼球不规则的散落着,朝着各个方向的都有,每个上头都有血丝。

  怪不得旺子会那么害怕,还问我是不是有做亏心事,这能吓死个人!

  我三魂去了七魄,傻坐在地上,感觉呼吸困难,喉咙有东西堵着。

  “怎么回事——”大坤手脚发抖,自顾自的问着:“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太他妈邪乎了!”

  却在这时,我的肩膀上被什么东西一点,转脸一看,一只已经变形的眼球,从我的衣领处滚落下去。妈呀!!慌忙的拍打,抓住那玩意儿旺田野里一扔!其余的眼珠因为受到水纹的波浪,一上一下的沉淀着。

  “啊!!”我惊喊一声,失魂落魄地往家中跑去。

  进屋就关门!老子中邪了!天上怎么会下这种恐怖的东西!

  许久,但不知道是多久,我惊魂未定,瘫坐在地上,十指颤抖无比。刚刚跑的太急了,都忘记叫上旺子和大坤一起离开。喝口白酒镇定一下,刚一口酒下肚,却听不到外面的雨滴声了。打开门一瞧,顿时傻眼,哪里有什么雨,这分明就是晴天白日,太阳高高挂起,地上连一个潮湿印子都没有。

  莫不是……我在发癔症?

  不会的,绝对不会!这场雨下了整整十五天了,就在几分钟前,我还从大雨里跑了回来,差点儿没摔死。可这明明就是一个大晴天!

  在我傻眼发愣时,大坤从我家门口路过,他全身上下都很整洁,肩上扛着铁锹,像是刚从地里回来。

  “大坤!”我冲他一声喊叫。

  大坤听见了,嘴里叼着烟,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山子,喊我有事儿啊?”

  他进院子,朝我走来:“你呀,没事做多去田里干活,这都多少天了都不下地,一天到晚闷在屋子,再给自己憋坏了可怎么好。”

  什么?!我不下地干活?明明大雨下了半个月,我怎么下地。可怪了啊,这雨突然就停了——不对!是雨压根儿就没下过。想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问话了,但我知道,自己八成是撞邪了。

  大坤朝我递过来一支哈德门。

  我哪里还有心思抽什么烟,满脑子都是田里下眼球的事情,逮住他就逼问:“你去看过我家田没?”

  “嗯,看了。”他深吸了一口,将烟揣回兜里:“还帮你除了草咧,不过你可得请我喝酒,晚上我过来,旺子也过来,咱们哥几个好好唠唠。”

  他刚要走,突然想起一件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袋子,递给我:“今天遇到香草了,她让我给你捎个东西。”

  什么东西?看着一个不大的灰色花袋,里面也不沉。

  “哎。”大坤让我收好:“人家姑娘满脑子都是你,你小子算是走桃花运了,那么漂亮的一个小美人儿,我咋就没这艳福呢。对了,这东西你留着私底下看,别让我知道,省的老子晚上回去心痒的睡不着觉,没准儿是人家姑娘的内裤呢。”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