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医手遮天

医手遮天

钱串子 著

连载中免费

  张其俊是作者钱串子原创都市小说《医手遮天》的主角,故事讲述的是张其俊原本出自传承古老的中医世家,但是张其俊的医术可以说是一瓶不满半瓶子晃荡,不把老祖宗从棺材里气吐血就不错了。但是偏偏老爷就要他回去继承家族医术,张其俊就知道自己的二世祖富二代的潇洒日子没有了....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检查台上的少妇,看着高举戴着防菌橡胶手套,戴着无菌口罩的张其俊,一步步走近,十分警惕地发问。
  “我,我是来给你做检查的啊,来别那么紧张,这样对胎儿和你都不好”,张其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人畜无害一些。
  听说这小少妇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媳妇,跺跺脚东海市就要颤三颤的人物,生个二胎都是妇产科主任亲自上阵,不重视不行啊。
  张其俊笑着往前又走进了一步。
  “别,别过来”
  小少妇突然一声尖叫,伸手在张其俊脸上抓了一把,喊道:“医生,医生。”

146.3万字更新:2018/11/15

免费阅读

  张其俊是作者钱串子原创都市小说《医手遮天》的主角,故事讲述的是张其俊原本出自传承古老的中医世家,但是张其俊的医术可以说是一瓶不满半瓶子晃荡,不把老祖宗从棺材里气吐血就不错了。但是偏偏老爷就要他回去继承家族医术,张其俊就知道自己的二世祖富二代的潇洒日子没有了

免费阅读

  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如此戏剧性的收尾。

  张其俊根本找不到任何合适的理由来解释。

  最后只能归于可能钟文国吃错药了,而他则走了狗屎运度过一劫。

  “张医生,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帮你?”钟文国说话间,起身来到饮水机前给张其俊倒了一杯水。

  张其俊点点头。

  “你别急,喝点水,一会你就明白了。”钟文国故意买了个关子。

  而后,钟文国拨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一个身材娇小的美女蹦蹦跳跳的进来,“叔叔,你这么急着喊人家过来有什么事情啊?”

  这个小美女怎么那么眼熟?

  张其俊记性很好,马上就记起来了。

  这不就前天他在医院门口救的女孩子么?

  这个女孩喊钟文国叔叔?

  这一下子,不用钟文国解释,张其俊全都明白了。

  “你这孩子,你看看他是谁?”钟文国用手指了指张其俊。

  小美女哦了一声,将目光转向张其俊身上,忽然,她美眸动了动,神情也有些激动。

  “大哥哥……你在这里啊,甜甜还想着下班去找你,跟你当面道谢呢。”钟甜甜真诚的道。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工作,再说,我也要谢谢你呢。”张其俊笑着说,“谢我?”钟甜甜有些不解。

  当即,张其俊将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钟甜甜听到张其俊要被开除,也是担心的用用小手拍了拍胸口,不过听到张其俊没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钟甜甜不满的对钟文国说,“还好大哥哥没被开除,不然我可要恨死叔叔你。”

  钟文国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对了甜甜,你也是一院的医生?”看着钟甜甜身着一院的白大褂,张其俊问道。

  “只是暑假在这里实习,人家是医科大学大二的学生。”钟甜甜说。

  医科大学?

  那不是跟自己一个大学的。

  “那咱们还挺有缘,我也是这所学校的。”

  “噢,那大哥哥你不仅是我的恩人还是我的学长哦。”钟甜甜笑着说。

  “是啊,还真挺有缘分。”张其俊点点头。

  同钟甜甜聊了一会,张其俊见时间不早了,于是准备告辞。

  “张医生,这一次多有得罪,你放心,杜学我会严厉批评的,另外,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尽管来找我。”钟文国冲张其俊说道。

  “好的。”张其俊笑着点头。

  钟文国说这话,等于是以后罩着张其俊了。

  有钟文国在背后撑腰罩着,那不是可以再医院横着走了?

  杜学那家伙,就算再来找我麻烦,也要掂量下了。

  同钟文国钟甜甜告别后,张其俊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姓张的,你别太得意,我警告你,离孙睿娇远点。”一直在门口守着的杜学忽然冲张其俊警告道。

  原来是因为孙睿娇。

  这一下子,张其俊也弄明了为什么初次见面的杜学会专门找他麻烦而且一定要将他开除的原因。

  一切都是因为孙睿娇啊,要不人都说红颜祸水呢?

  因为有钟文国在背后给他撑腰,张其俊现在根本不把杜学这检查组组长放在眼里,他嬉笑道,“那恐怕不行,我已经跟睿娇同居了,每天如胶似漆,分不开啦。”

  这句话对杜学的刺激很大,他眼眶一下子红了,情绪也很激动,也不管这里还是院长办公室门口,他大声吼道,“姓张的,你要是聪明就马上离开孙睿娇,否则有你后悔的。”

  “那很抱歉,我这个人似乎并不是怎么聪明。”

  对于杜学的威胁,张其俊完全不在乎,他没搭理对方,直接吹着口哨来到孙睿娇的办公室。

  没有敲门,张其俊直接进去,此时,孙睿娇正趴在办公桌上在写着什么。

  “孙院长,”

  可能是太投入,孙睿娇根本没有察觉张其俊进来。

  张其俊这冷不丁的开口,还真把他吓了一跳,用小手拍着胸口,孙睿娇没好气的道,“你不会敲门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咱们都这么熟了,还敲什么门啊?”张其俊笑道。看着孙睿娇那剧烈起伏的胸部,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谁跟你熟了?”

  “不熟你会帮我说话?嘿嘿,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心情大好的张其俊也趁机调笑着孙睿娇。

  “爱你个大头鬼,自恋狂,我帮你是不忍心看你被开除了找不到工作,连房租都交不起。”孙睿娇嘴上这样说,心里可是却有些迷惘。

  因为这不是她的心里话,当时眼瞅着张其俊就要被开除,她就有些失落,心中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让她帮对方。

  “哦,是么?”张其俊盯着孙睿娇。

  “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还不快点回去工作,别再让杜学抓到把柄,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孙睿娇被张其俊盯着,有些不自在的避开了对方火热的目光。

  “切,我才不怕杜学呢。”张其俊撇撇嘴说。

  还想再调戏下孙睿娇,可是偏偏手机响了。

  电话接通,居然是老爷子打来的。

  “臭小子,干什么呢半天不接电话?”电话那头张家老爷子张定国的声音传来。

  “老头儿,有什么事么?”

  “没点礼数,老头儿我就想你了,准备去看看你。”

  “得了吧,您是不是又想跟我谈继承家族医道的事情?”

  “你知道就好,好了,先挂了,等见面再说。”

  晕,这老头儿要来看自己,这是来者不善啊。张其俊叹了一口气。

  回到妇产科后,张其俊跟李素馨也同样道谢。李素馨到是笑骂他还算是有良心。

  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张其俊就看到有个请帖。

  “张医生,刚才你不在,是赵家的人特意送过来的。”护士刘妍说道。

  “哦。”应了一声,张其俊拆开请帖。

  是赵家邀请他参加赵海的儿子的满月酒。

  随意的将请帖扔在抽屉里,张其俊开始工作了。

  晚上。

  所以,张其俊刚回到家就闻到扑鼻的菜香。

  有些饥肠辘辘的张其俊手都没洗就直接在用手指抓了一块鸡翅啃起来。

  “饿死鬼投胎啊,快去洗手了出来吃。”刘丽华瞪了张其俊一眼嗔道。

  餐桌上,一男两女边吃边聊,气氛十分温馨。

  “对了,有个美差,张其俊,你愿意不愿意哦?”吃到一半,刘丽华忽然说道。

  “什么美差,该不会是陪你逛街当搬运工吧?”张其俊随口问道。

  “不是,是陪我出席一个上流社会的酒席。”刘丽华说。

  “行啊。”

  刘丽华早知道张其俊肯定会答应,她好奇的道,“你也不问问是谁的酒席么?”

  “我对这个不关心。”

  刘丽华给了张其俊一个白眼,无语的道,“是赵氏集团赵鼎臣的孙子的满月酒席。”

  “哦。”张其俊哦了一声,继续狼吞虎咽的吃饭。

  “哦你个大头鬼,赵老爷子,那可是咱们东原市的大人物,连市长都是赵老爷子的学生呢,这一次出席酒席的嘉宾,非富即贵,你到时候可规矩点。”刘丽华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

  砰砰。

  正说话间,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