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职业催奶师

职业催奶师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秦守是小说《职业催奶师》的主角,刚大学毕业之后秦守进了三甲医院实习,但是老师受到美女上司岑蜜的排挤和针对,直到某天夜里在楼梯口看到岑蜜和神秘男子的活塞运动之后就知道了。一个意外秦守转部门进了妇科当起了催乳师,让秦守很是尴尬,但是很快就被各种美女给吸引住了...

4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1

免费阅读

  秦守是小说《职业催奶师》的主角,刚大学毕业之后秦守进了三甲医院实习,但是老师受到美女上司岑蜜的排挤和针对,直到某天夜里在楼梯口看到岑蜜和神秘男子的活塞运动之后就知道了。一个意外秦守转部门进了妇科当起了催乳师,让秦守很是尴尬,但是很快就被各种美女给吸引住了...

免费阅读

  不过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岑蜜的乳液甜度很适中,我这么一个对糖分敏感的低血糖患者对这种糖分的乳液竟然也会欲罢不能,直到随着吸进的奶量多了,岑蜜乳液的糖分开始下降,我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乳房。

  然而,此时的岑蜜已经是满脸潮红,喘着粗气,迷离的眼眸将目光落在我身上,带着责骂的意味嘴里轻语道,“你也不换个乳房,我差点要融化了。”

  岑蜜并没有反感我刚才的贪婪,从她脸上的表情能看得出来,刚才她确实很享受,很舒爽,我也没有停下来,手和嘴再次降临到她的另一个乳房上。

  由于有上一个乳房的催乳经验,我逐渐掌握了对岑蜜乳房状况的了解,不消一会,岑蜜另一个乳房也喷出了乳液,我也丝毫没有客气,贪婪地全部吞咽了进去。

  我舔舔嘴角将嘴边的乳液舔干净,随即站起身去拿了一条纸巾回来,准备给岑蜜擦擦身子,但这时我才发现,岑蜜像是睡过去一般躺在沙发上,伴随着她微弱的呼吸,她的胸部也在上下起伏着,此时的她就好像是一只熟睡的猫一般。

  我不忍心叫醒这只猫,但看着她身上残留的乳液,我也不得不要帮她清理干净。

  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下,我先是用舌头舔遍了她上身的每一寸丝滑的肌肤,接着再用纸巾一遍遍地擦干,直到确认干净之后,我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凌晨一两点了。

  我也这才意识到一件恐怖的事情,这么晚了,肯定是不能回去了,得在这里过夜了,但,既然过夜的话,我得睡在哪里?

  卧室里吧,那可是女人的闺房,睡在沙发上吧,岑蜜又先睡在了这里。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睡在沙发上,至于为什么,虽然客厅里的沙发容得下两个人,但岑蜜此时睡得比较死,我怕她翻了个身便会掉在地上,我便充当护栏睡在了沙发上的外围,避免岑蜜会掉下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跟岑蜜睡在一张沙发上,我的内心就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燥热感,这种感觉虽然称之为燥热感,但却让我隐隐约约地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跟岑蜜睡在一起的冲动。

  关于这种感觉我虽然了解得不多,但根据当下的环境以及我内心的思维性思考,这种燥热的冲动,我知道在性学里面有一个词汇可以概括它,那便是性冲动,也叫做性兴奋。

  但此时此刻跟岑蜜睡在同一张沙发上,看着她这副赤果果的娇躯以及熟睡的精致脸庞,我却觉得这是用性无法形容的现象。

  因为我的内心告诉我,我没有侵犯她的欲望。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会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不应该是一个性冷淡需要思考的事情,对性没感觉的人,却想要睡在她身旁,但却没有上她的欲望,这双重的矛盾在现实中确实难以理解。

  带着对这个矛盾的思考我逐渐昏昏地睡去,身旁美人的喘息也渐渐在睡梦中消散,但不知道多久之后,朦胧之中,我感觉身旁的她醒了过来,躺在我的胸膛上,然后不住地吻遍了我的全身。

  这阵遍布降临在我全身、如同江南细雨的吻使得我头一次感受到串串迭起的快感是多么的舒爽,只是睡得太死,我没有办法睁开眼,任由那个人从胸膛一直吻到下体。

  我不知道她吻了多久,吻了什么地方,只是微微感觉在她吻过之后,还特意将一块毛毯轻轻地盖在我的身上。

  我很想睁开眼睛,想看看这个人是谁,但无奈当时太过于困倦,没能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只能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很清新的体香味,像是我闻过的所有好闻的味道的总和,那般让人沉迷。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有很多果体的女人将我包围,其中有岑蜜,有玉姐,还有医院里大大小小的美女,她们扭动着火辣的身躯,脸上带着让人心悸的邪笑,贪婪地蹭着我的全身,还笑嘻嘻地说要激起我的兽性。

  其中,有一个女人疯狂地拉下了我的裤子,当看到那条挺拔的腿根时,所有女人都惊住了,她们的动作也停住了。

  “原来你不是性冷淡啊。”

  我只听到她们接近歇斯底里地大喊,彷如是战争胜利的呐喊一般。

  “我不是。”梦里的我说着,看着雀跃欢跳的女人,我感觉有一股原始的欲望在我的脑海里发酵,鼓动着我去享用这一个个女人。

  尽情地破坏,尽情地蹂躏,就好像要毁灭整个世界一般……砰!

  一个玻璃破碎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蓦地睁开眼睛,一缕晨午的阳光辉映瞬间刺进了我的瞳孔。

  我惺忪地眯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再次睁开眼睛时,才发现我睡在岑蜜家里的沙发上,而昨晚睡到我身旁的岑蜜却已经不在这里。

  “岑蜜,你在家吗?”

  我从沙发上坐起,环视四周,然而却没有人回应我。

  我感觉到奇怪,刚想站起身,却猛地发现我身上的衣物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被扒光,只留下一条内裤。

  看到这一幕的我不禁像是电视剧演的那样子一般扪心自问。

  “我失身了吗?”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望向阳台,果然在阳台的栏杆上发现了挂在上方的我的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干净,看样子是岑蜜趁我熟睡的时候脱下了我的衣服,还拿去洗,顺便晾了起来。

  随后我瞥了瞥放在菜桌上几盘丰盛的菜肴,内心不止一遍地自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岑蜜到底去哪里了?”

  想到这里的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记得我是被一个玻璃杯破碎的声音给惊醒过来的,既然如此,那么可能是有人不小心打翻了玻璃杯,所以,房子里可能有人。

  会不会是小偷?我心想着,于是开始四处寻找,然而,在婴儿房里,我只发现了岑蜜的孩子--“一个可爱的女婴”。

  她睁着一双跟岑蜜有几分相似的漂亮大眼睛,望着摇篮外的我,不哭也不闹,就这么干巴巴地望着。

  我有好几次产生想要将她抱起来的想法,但最后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我也没有照顾小孩的经验,要是一个不慎惹她哭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