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师傅带我去捉鬼

师傅带我去捉鬼

我是鬼才 著

完本免费

  我是鬼才的灵异小说《师傅带我去捉鬼》全文讲述的是陈二宝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倒霉,睡觉能梦到在乱葬岗哭泣的娃娃,上香给先人牌匾断了,这种事情敢都不敢想。乱葬岗的房子还有那个阴测测的老人。这一切的一切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呢....
  “轰隆”一声,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打了下来,紧跟着就是一声婴儿的啼哭,在乱葬岗这个地方,竟然能听到婴儿的啼哭,我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几乎真的快要吓尿了。
  “格老子的,想要吓死人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良父母把孩子扔在这里,被狼叼去了可咋办?”
  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怒,我毫不留情的就叫骂了出来,虽然心里打着战鼓,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乱葬岗。
  可是就在我把那个婴儿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四周空气都变得寒冷了起来,婴儿见我抱起了自己,立马也不啼哭了,反而对着我咯咯笑了两声,看到婴儿阴森的笑容,我吓得直接就把婴儿给扔了出去。
  但是却始终都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反而听到了他的冷笑声,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大叫了一声就坐起了身子,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原来这只是一场恶梦……“娘希匹的,竟然只是一个梦。”
  大口喘息了几下,我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虽然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但是比刚才好多了。起身抽了一根烟后,走到侧室供奉亡故先人牌位的地方,然后点燃了香就跪拜了几下。

10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04

免费阅读

  我是鬼才的灵异小说《师傅带我去捉鬼》全文讲述的是陈二宝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倒霉,睡觉能梦到在乱葬岗哭泣的娃娃,上香给先人牌匾断了,这种事情敢都不敢想。乱葬岗的房子还有那个阴测测的老人。这一切的一切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呢....

免费阅读

  那个胖子莫名的举动让我一阵心烦,索性就比起眼睛睡起觉来,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身体朝前面的椅背碰撞了一下,而额头的疼痛也让我清醒了过来。

  就在大家被一阵颠簸弄醒的时候,这才发现,大巴车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闯入了一片树林。

  而且很不凑巧,车子也撞在大树上熄火了,司机后来无论怎么都打不着火,因为天色已经黑了,而且周围也没有人家,所以大家就有些着急了。

  “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接到上面来电,说大家只能在此下车了,你们只有五天时间,如果五天时间还走不出这片林子,那你们只能被淘汰,走出林子的人,自然会有人来接你们去训练营,这也是你们的第一训练内容:生存大逃亡,为的就是训练你们的体能耐力和冷静的思考头脑,很不好意思,当你们坐上这班车的时候,你们的训练就已经开始了,加油吧伙伴们,我希望能看到你们顺利到训练营。”

  司机解释完毕之后,虽然大家都有在抱怨,但是眼下也只能这样了,见众人都停止抱怨朝前走去,司机和女乘务员这才拍拍胸脯放心下来,而我去哪里都无所谓,因此一路上也无话可说。

  南方的树林很茂盛,可能是因为天气原因,所以异常的闷热,而且虫子也很多,大家伙走在树林里一直拍打着叮人的蚊虫,很快其中就有人不耐烦了。

  “烦死了,这还要走多久啊?这么多蚊子,都快咬死我了,早知道这次科目这么突然,那我早就该做好防范准备。”

  抱怨的是一名大约二十来岁的女性,浓妆艳抹的,看样子还行,就是不知道卸了妆后会不会是恐龙,我心里不断的揣摩着,既然是来参加恶鬼训练的,为什么还把自己画的那么像个鬼,难道她是在跟风吗?反正路上也没什么事情,因此我也胡思乱想了起来。

  “喂,都说别拍我了,你怎么还拍?”

  “我什么时候拍你了?莫名其妙……”

  听到吵架声,众人都转过头去,只见司机和那个女人骂骂咧咧的,众人不清楚他们这是怎么了,但是也没人愿意多管闲事。

  “你们再吵什么呢?还不快走……唉!算了,说再多也都是浪费唾沫。”

  一个外表彪悍满脸胡茬的汉子最终无奈的打断了他们,他穿着白色的背心,裤子是七分裤,外加一双球鞋,因为外面热,所以脱掉了自己的西装,不过西装套背心再加上七分裤和球鞋,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搭配,所以心里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也想走快一点,可是他一直拉我肩膀,还拍的那么大力气。”

  “喂,你可别含血喷人,我什么时候拍你肩膀了?我也没有拉过你一下,你别没事找事,我已经够烦心了。”

  司机很不悦,虽然司机看起来年纪有些大了,但是他却很有精神,我一眼就能看出他年轻的时候肯定当过兵,要不然精气怎么可能到这个年纪了还那么十足。

  只是见他一脸的焦躁,而且那个女人也是一脸厌恶的瞪着司机,或许司机并没有拍她肩膀,而是其中有人故意恶作剧,我不动声色的靠近了司机和那个女人,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故意挑拨矛盾。

  “唉,我说你到底想干嘛?再拍我肩膀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可是从部队出来接受特训的。”

  那个女人又开始朝司机开骂了,而我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拍她肩膀,看来是这个女人故意的了,也不知道这司机是不是上辈子欠她的。

  “我说大姐,我什么时候拍你肩膀了?这位兄弟一直在我们旁边,你问问他我有没有拍过你肩膀?”

  司机忽然把矛头指向我,我忽然有种多管闲事的感觉,不过看众人都看向我时,我还是说出了自己刚才所看到的,这一下,众人也都把眼神瞪向了那个女人,似乎都把她看成故意找茬的人。

  “我说先生,你不会说话就别乱开口说话。”

  那个女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到她目光中流露出的厌恶,我心里也冉升起了一股子怒气,这个女人也太神经质了,难道都不怕得罪这么多人,事后被人报复吗?

  不过我心里虽然有很大的怒气,但是嘴上并没有说什么,对付这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她,只要没人理她,那她自己也就觉得无聊了,不过我还是真的好奇了,这种女人都能当兵,还真是看部队没人了。

  “大家都走快点,最好不要掉队,在这里掉队可是非常危险的。”

  司机拿着小喇叭对着众人喊了一声,我也从最后面走到了前面,那个女人此时也没有再抱怨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一定还是在生气中,只是我心里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可是又想不起来。

  “啊……”

  我正在想着自己忘记什么事情的时候,忽然队伍最后又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尖叫声,只是这一次她叫的很是恐怖,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我说大姐,你到底想怎样?现在大家都走在你前面,你再说我拍你肩膀,我可就真的要跟你急了。”

  司机此时在前方给大家带路,见那个女人又叫了,他也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这是他最后一次给训练营当司机,因为他的签证已经办理下来了,过几天就要搬去国外了,因此这一次他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好的脾气了。

  “不……不是,真……真的有……有人……人拍我肩膀……”

  那个女人我刚才问了司机,她名字叫施洁,是文艺部队的一个小干部,听说月薪还挺高的,不过貌似这里面每一个人都比我月薪高,因为我跟师傅学道还没有月薪拿。

  施洁的语气有些颤抖了,似乎真的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不过对于施洁刚才的举止,大家也都没有太过在意,谁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是不是又在故意捣乱。

  “哎,我说施洁同志,大晚上的,请不要开那种无聊的恐怖玩笑,没人笑的出来,你再不走的话,估计我们今晚真的要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过夜了,这里面草虫那么多,难道你想喂虫子?”

  对于施洁的神经质,我真的快要无语了,要不是害怕司机跟她闹起来,我才懒得去搭理她,而且现在天快黑了,我不想在野外过夜,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有些焦急。

  可是就在我刚说完话时,施洁忽然眼珠子一翻,直接栽倒在了地上,而且嘴里也不断的冒着白沫,四肢也开始抽搐起来,活像是羊癫疯发作了一样,就在我刚接近她时,忽然她眼睛直直的瞪着我,而且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施洁突然的变化让我内心有些惴惴不安,尤其是看到她诡异的笑容时,我忽然有种脊背发凉,而且心神也不宁起来,似乎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不等我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嘴角忽然喷出大量的血液来。

  “啊……救命啊……”

  我们队伍当中忽然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吓得哭喊了起来,这一喊,更加让大家害怕了,司机和女乘务员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大家先不要慌乱,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可都是各个地方推荐来的精英,所以大家都先冷静点。”

  见大家都慌乱了起来,我连忙一把抢过来司机的喇叭就高声喊了几句,虽然我不知道他们都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能肯定,敢来参加恶鬼训练营的,一定不是普通人,果真被我的话一打断思绪,大家就逐渐冷静了下来。

  “司机,你去看看她怎么了?”

  女乘务员胆小,怂恿了一下司机上前去观看,只是司机并没有移动步伐。

  “陈庚不是在那边嘛!陈庚,听说你是巫门的人,而且还跟着林风林道长学了不少,所以她就交给你吧!”

  司机突然把施洁交给我来处理,这让我有些感到震惊,不过眼前我也没考虑那么多,直接俯下身子就查看起了施洁的况来。

  “她已经没有呼吸和脉搏了,宣布死亡。”

  “啊?死了?这么快?”

  司机和女乘务员瞪大了双眼,而周围的人也都紧张了起来,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死了,而且还死的这么莫名其妙的。

  “死者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像是被人掐住脖子活生生的掐死的,不可能是羊癫疯发作,可是她一直就跟我们在一起,并没有人对她攻击,真是奇怪了……”

  我心里对施洁的死还有很多的疑问,因为她刚才就在我身后不远处,而且死的那么突然,就算是真的有人对她故意造成伤害,那自然也不会逃过这么多双眼睛,就在我心里打着疑问时,忽然人群中又传来了叫声。

  “谁拍我?谁在拍我肩膀啊?”

  叫出声来的是刚才那个被吓坏了的女孩子,她叫罗晓丽,是苗疆一脉的,不过我猜测她工资也一定比我高,要不然她怎么会穿的那么华丽,听说如今的苗疆一脉的人都很有钱。

  回过神来,我走到了罗晓丽跟前问道:“怎么了?”

  “刚才有人拍我肩膀。”

  罗晓丽说着还朝自己旁边的那两个男子看了几眼,像是那两个男子就是骚扰她的人,不过罗晓丽的怀疑并没有得到证实。

  “喂,我就算是拍司机大哥,也不会动你一下,有些人,别看穿的那么奢华,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内在美,洗了脸卸了妆,说不定比恐龙还要让人害怕。”

  讽刺罗晓丽的人叫金刚,也就是那个乱搭配穿衣的大汉,原本以为这个大汉只会乱穿衣,没想到他的嘴也是那么的恶毒。

  “大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在故意找茬吗?我是那种无聊到这种地步的人吗?”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