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不是基佬 著

连载中免费

  陈白鱼烟非是小说《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的主角,小说讲述的是鱼烟非是修真者的九天玄女,陈白是玄阳之体,鱼烟非想要解开自己的封印就必须得到陈白。于是修真界的玄女鱼烟非开始死乞白赖的赖着陈白要当他妻子,我们的陈白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吗?来人,赶紧拖走这个女流氓...
  “滴,九天玄女申请加你为好友。”
  陈白手指一划,微信上不禁跳出这个好友申请,看着“九天玄女”这个ID,陈白不禁爆了个粗口,“握草,这什么鬼?九天玄女都跑出来了,这是中二少年……不,中二少女晚期吗?”
  陈白一阵无语。
  他见过各种各样ID的,但是像这种直接拿九天玄女做ID的,陈白还是第一次见过。
  好友申请下,还贴心的加着几个字:“帅哥,约吗?”
  可以!少女你虽然有点中二病晚期的节奏,但就是冲着你这个隔着屏幕看穿本质的本事,这份审美也是值得肯定的!

404.5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2

免费阅读

  陈白鱼烟非是小说《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的主角,小说讲述的是鱼烟非是修真者的九天玄女,陈白是玄阳之体,鱼烟非想要解开自己的封印就必须得到陈白。于是修真界的玄女鱼烟非开始死乞白赖的赖着陈白要当他妻子,我们的陈白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吗?来人,赶紧拖走这个女流氓...

免费阅读

  药材上的分量,清一色都的三斤,不然就是半斤,总之不会有明确的用量标在里面,这样的一张药方,别人就是拿去了也没有半点的用处,看着这药方,林贤依不禁恨的一阵牙根痒痒。

  想不到这陈白也是个老狐狸!

  这药方上的剂量简直就是瞎标了,这下林贤依连上面药材的种类都不敢相信了,万一别人瞎标一个,给你来个用不着的,你怎么分辨?

  林贤依的脸色一变又变,看起来精彩极了。

  陈白端着茶杯,时不时的吹了一口气,笑吟吟的看着她,倒是把林贤依气的够呛,“好啊,陈白,你就给我这样的一个药方是吧?”

  林贤依瞪着陈白,咬牙切齿的道。

  “哎,我可没说它是药方。”,陈白连连摆手,坏笑道,“这就是一张普通的药材收购单,你可不要多想。”

  “好,好一个药材收购单!”

  林贤依咬牙切齿道。

  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在这里看见林贤依表情的话,估计会惊的咬到自己的舌头,一向在谈判桌上面不改色的冰山女神,什么时候被人气到这么个份上。

  “怎么样,看好了没?好了就准备药材把?”

  陈白翘着二郎腿,一脸镇定的道。

  林贤依紧紧的抓着这“药材单”,拳头松了又紧,几次恨不得把这可恶的东西给撕了,但想了想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不管怎么说,从这个药方上,多少也能看出些东西,如果给爷爷看,以爷爷的阅历,多少能看出写苗头的,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这次林贤依已经坚信,陈白的身后一定站着某个掌握古药剂的大师。

  至于陈白自己……

  林贤依上下打量了两眼,眼中露出一抹不屑,这无论怎么看,都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实在没有什么可稀奇的地方。

  “你就……一定不肯透露透露?”

  林贤依握着这药方,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道。

  毕竟无论谁手握着怎么一个东西,却偏偏不让你看个清楚,心里都会想猫爪子挠一样,更何况林贤依又是个极度嗜好中医的人,否则当年她上大学的时候就不会选择就精修中医了。

  说实话,中医的国粹从古至今,已经不知丢失了多少,甚至一度被排斥为伪科学,糟粕!林贤依不知有多痛心。

  每每能找到这种古药方,或者失传的绝学,林贤依都会激动的不得了,如获至宝。

  这就是本性使然。

  而陈白这次就是死死的抓住了林贤依的命脉,所以才能把林贤依这次给吃的死死死的。

  陈白不住的摇头,“不行,我那前辈说了,绝对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再说了,我只是一个跑腿的,你逼问我也没有用,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白摊了摊手道。

  陈白当然不可能把这个药方泄露出去,这可是陈白最大的秘密的底牌,怎么可能轻易的给别人知道。

  “哦。”,听到陈白说自己就是一个跑腿的,林贤依不禁一脸的失望,看来自己果然没看错,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

  “行了,你在这等会,过会我给你准备药材。”

  林贤依撇了撇嘴,握着这药方,转头就出去了。

  陈白也不着急,瞧着二郎腿打量起这办公室来。

  林贤依拿着这药方,不禁翻来覆去反复的看了看,这药方上的剂量之多,看的林贤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足足比上次多了三倍还多。

  “到底要做什么,需要这么多的剂量?”

  林贤依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说实在话,林贤依也是研究这个的,在中医学上的造诣非常的高,可这个药方她就看不懂。

  她爷爷看了后,也只能说这个药方是一种药浴,其次药性是用来刺激皮肤用的,至于其具体的用途,就说不清了。

  而林贤依此时看着这个药方,药方上的药材,基本和上次有不少的重叠之处,当然也有不少的新增,这药方看的林贤依一阵心惊肉跳……,这架势,似乎是上一次的加强版啊?这到底是什么鬼?

  林贤依心头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了,如果说上次的药方只是吃惊的话,那这次的药方就真的是震撼了!

  因为林贤依发现这可能是一个配套的药方!

  配套的药方,这是什么概念?

  一种失传的组合型药方!

  一想到这个可能,林贤依立马激动的不得了,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组合型的药方,谁见过,谁见过?

  这要是一拿出来,绝对轰动华夏啊!

  但可恶的是,这个陈白死活不肯说出这个药方真正的用途,而且对那个前辈也是讳莫如深,叫林贤依空有一身力量没地方使。

  明明知道有这么一个宝藏在你面前,却束手无策!

  林贤依简直要抓狂了。

  “不行,我得把这个为我爷爷看!”,林贤依相信,如果自己看不出什么门道的话,自己的爷爷一定能从中看出些什么,譬如上的药浴说法,就是林贤依爷爷看出来的,林贤依相信,他爷爷这次没准也能有一些收获!

  想到这,林贤依也不去管楼上的陈白了,把陈白一个人丢下,就兴冲冲的出去了。

  “爷爷爷爷,你快来看,我又有新的收获了!”

  林贤依兴冲冲的道。

  “哦。”,老头子本来正躺在一张躺椅上晃着,一听到林贤依这话,不禁腾的一下坐直了身子,声音陡然拔高了十度度,“在哪呢,快给我看看!”

  “爷爷,你先别激动。”

  林贤依赶紧把一张药方给递了过去。

  老头子结果这药方一看,先是皱了皱眉,显然看出这张药方在剂量上,做了隐瞒的手脚,于是就去细细的看那个药材。

  “咦,这个药方……”

  老头子越看越震惊了起来。

  “不得了,不得了!”,老头子一连大喊了几声,脸色激动的通红,“贤依啊,你快看,这药方上的药材,分明还是活血,刺激经脉的,而且这个剂量比上次要大了几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个组合药方啊!”

  “爷爷,也是这么看的?”

  “没错!”,老头子这时笃定的点了点头道,“这个药方从药效上来看,一看就是和上次的药方递增的,效果绝对是惊天动地啊,这是……”

  说着说着,老头子又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只是什么?”

  “只是这用途有些奇怪啊?”,老头子颠来倒去的看着这药方,不禁喃喃道,“这前后两张都是强身健体的药方,他这是要干嘛?这张药方本来的目的是什么?奇怪,真的奇怪!”

  林贤依呆呆的听着,也没想到这张普通的药方而已,还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

  “对了,这药方你从哪来的?”

  老头子摘掉了老花眼镜,突然问了这一句,林贤依“哦”了一声,把之前的事快速的讲了一遍,一听这话,老头子不禁刷的一下又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

  这次老头子比上一次还要激动!“你说他人就在公司?”

  “是啊。”

  林贤依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头。“快,快带我去见他!”,老头子一边爬,一边激动的道,“我要去见见,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爷爷!”

  林贤依顿时瘪起嘴,不满的道,“我不都跟你说了吗?那就是一个跑腿的,你干嘛不信?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去了又有什么用?”

  林贤依一脸的老大不情愿。

  “你这孩子……”,老头子用厚实的手在林贤依脑袋上一拍道,“怎么,你还不信老头子我的话啊,快带我去!”

  老头子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道。

  ……

  “见鬼了,这林贤依跑哪里去了?”

  待在办公室里,陈白鼻子都要气歪了,那女秘书脾气倒是好,不停的给陈白送茶来,可陈白都要快喝了一肚子水了,都没看到林贤依她人在哪?

  “嘎吱”一声,就在这时门开了。

  “……贤依!”,走进来的是一个高高的英俊年轻人,等他一看见这背着手在墙壁边看墙上画的陈白时,脸色不禁陡然大变了起来,“你是谁?你怎么在这?”

  陈白慢慢的扭头看了他一眼,确信自己不认识他。

  “我在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那年轻人嘴角翘起一抹冷笑道,手抱在胸前,一只手冷冷的指着门口道,“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从贤依办公室滚出去!”

  年轻人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道。

  陈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口中慢慢的吐出了一句话道,“神经病。”,然后扭过头去,继续去看墙上了画了。

  陈白这话,简直就像一个火星一样,一下子就把这年轻人给点炸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年轻人上前一步,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我,南宫中医世家长子,南宫懿。”

  “南宫中医世家长子?”,听到这个名字,陈白不禁微微讶异。

  “怎么样,怕了吧?”,南宫懿嘴角翘起一个弧度道。

  “哦。”,陈白点了点头道,“……没听过。”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