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阴阳缝阴师

阴阳缝阴师

瑞雪兆丰年 著

完本免费

小说《阴阳缝阴师》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瑞雪兆丰年写的都市灵异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女主郭晓菲本来是一个入殓师,在一次处理被分尸的大爷的时候被诈尸的大爷劝说拜师,同时还教她怎么缝尸....

4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1

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缝阴师》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瑞雪兆丰年写的都市灵异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女主郭晓菲本来是一个入殓师,在一次处理被分尸的大爷的时候被诈尸的大爷劝说拜师,同时还教她怎么缝尸....

免费阅读

  我愣了一下,这么短的时间到底是谁说的这个事情?我被老诡手盯上的事除了于逊我谁都没告诉过,怎么会被馆长知道?

  而且看他们对我的态度,似乎是全单位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到底是谁说的?

  我看着馆长,没有说话也没动,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肥硕的身躯。

  “怎么还愣着,快点跟我走吧。”他见我不动,竟然过来拉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对肢体接触有些敏感,他肥腻的手伸过来,我本能的躲了一下。

  他尴尬的收起了手,“你看,我之前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啊,还有,不是说你们诡手,不会进入我们这种世俗行当的吗?我这殡仪馆能迎来你这么大腕,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我很是尴尬,他问的我一概不知,至于这个什么诡手我也刚刚听说,即无奈又讲不出话来。

  “馆长,我想知道,你是听谁说的我是诡手继承人的事?”我问出想知道的。

  他见我神色严肃,表情有些不自然:“你到存放处就知道了。”看他的表情我知道可能事情不是谁说的那么简单,于是抬步向存放处走去。

  “馆长,关于诡手这事你知道多少?”我试探的问,毕竟不知道馆长这人到底靠不靠得住。

  “唉,我可不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你们诡手一脉的缝尸秘术是多少圈里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啊,可是相传至今谁都不知道你们拜师怎么拜,学习怎么学。

  也有人传,说是知道你们这些秘密的人大多都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具尸体了。”馆长的回答掺杂太多道听途说,难辨真假,让我无法冷静思考。

  我不在问话他像是松了一口气。我们一起来到存放处,我看了一眼,知道这是存放那些无人认领的遗体的专用间,虽然环境简陋了一些但是却是所有存放处理最大的一间。整面墙的冰柜,在灯光下闪着冰冷的银光。我皱了一下眉头,看见馆长鬼鬼祟祟的躲到了门后,我倒是没有在意,却见他站在门外一动不敢动,我疑惑的问:“馆长,这里也没什么古怪啊,需要我做什么啊?”

  他嘴里哆哆嗦嗦:“晓菲,不是我胆小怕事,可我不能眼看着咱们殡仪馆倒闭啊,你就委屈一下吧,大不了我给你追认因公殉职啊!”

  话没说完,他哐当一下把存放处的大铁门给从外反锁起来了,我欲哭无泪心里骂娘:“这都是什么事啊,什么叫做追认因公殉职啊?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我追到门口,想趁他没关紧赶紧出去,可是这个臃肿的胖子竟然力气这么大,他狠狠地抵着门,嘴里不停的求饶:

  “晓菲,你别怨我,认命吧,咱们馆的生死存亡就靠你了。如果你命大,坚持到明天午时三刻,我就亲自把你接出去,咱们一直空着的副馆长也推荐你上去,别挤了,你进去吧。”

  我恨得牙根痒痒,骂道:“你个混蛋,你这是草菅人命!我出去饶不了你!”

  他没有因为我的咒骂而放松手里的事情,最后,我终于脱力败下阵来,眼睁睁的看着存放处得铁门在我眼前被锁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天里被人谋害了两次,上一次我侥幸活了下来,这一次,还会这么幸运吗?

  存放处既没有窗户,也没有后门。我只能看着冰柜像镜子一样反射着我苍白的脸。我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把我关在这个存放处里,也不知道他受到了什么样的威胁才会残忍的把我关在这里。

  疑问出现的太多,让我头疼欲裂,我弟弟的头还在于逊的鉴定中心,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现我不见了?这一次他还会来救我吗?

  馆长为什么会说我们殡仪馆是否倒闭和我有关系?为什么说让我在这里待一宿就能转变殡仪馆的生死存亡?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害怕成这样?

  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金简上浮现的字,有古怪莫怕,原来这是他提前交代过的。既然师傅之前就交代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破罐破摔的就在那办公椅上一坐,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果然不多久,安静的四周开始出现异响,周围的一切,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破败残旧。

  我仿佛经历了一场时间转换。屋子变得破旧不堪,墙面也开始脱落。

  我看见墙面上逐渐出现斑驳的字迹,仿佛用血迹写着几个大字——诡手缝尸,沉冤得雪!

  诡手令传于郭氏女,子时人不到必让你房倒屋塌,身首分家!

  我怀里揣着金简,看着眼前的变化,心里有些紧张。没想到眼前这番景象这么恐怖。

  我把金简拿出来,想看看老诡手的意思,可是,金简一点变化也没有。

  墙面上的冰柜里开始出现诡异的响动,我知道,也许什么东西就要来了。

  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既然被关在这里,就不能坐以待毙。

  何况我师傅说过,不要害怕。

  不一会,冰柜被推开,里面一具具陈年的遗体爬了出来。

  我当然记得他们,因为当初就是我给他们做的遗体整理,最后按无主认领的尸体存放了起来。

  而且当时的尸检是于逊的鉴定中心做的,由于当时没有家属认领,也没有人要求他们将尸检报告交给家属,所以检查尸体的情况我并不了解。

  于是只能将尸体收拾整洁,放进了我们专门的遗体存放处。

  没想到事隔多年,他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们身体僵硬,皮肤呈现出陈年的酱紫色。每行走一步都会发出咯吱吱的声音听的人毛骨悚然。

  之前他们一个个爬出了冰柜走到我的面前。

  就在我以为他们想要伤害我时,他们竟然通通的跪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我见带头爬出冰柜的那具遗体伸出他干瘪的手指,指向我放在桌子上的金简。

  显然,他想要让我把金简递给他。我看着他枯萎的面容,心里不由升起了怜悯。

  回身将金简递给了他。他样子奇怪,并不敢用手接,我递出去的金简掉在了地上。

  金简瞬间打开,就在它的最后一根竹篾上,我见上边画着一些奇特的纹路,样式古朴,有点像古早以前的甲骨文,又像某些符令。

  更让我惊奇的是爬出来的遗体将自己的手按在了那符文上。

  金简上顿时出现黑色字体——有冤伸!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