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灵爵

灵爵

陆宣 著

完本免费

你以为命运多舛像是深渊般神秘,实则是命运在给你一个玩笑,兜兜转转待尝遍世间酸苦又回首望去,最终还是发现又回到了起点。
不可逃避,却又染上瘾。你是否会屈服于那样的命运?

23.0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5

免费阅读

你以为命运多舛像是深渊般神秘,实则是命运在给你一个玩笑,兜兜转转待尝遍世间酸苦又回首望去,最终还是发现又回到了起点。 不可逃避,却又染上瘾。你是否会屈服于那样的命运?

免费阅读

  那只是一个梦境,可它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冰雪覆盖连绵不断的皑皑山脉上,环绕着一座冰雕类似于水晶宫的城堡建筑。而我站在这厚厚的雪地上,从远处远远望去,那座辉煌的城堡在很遥远的那头,隔了好几座永不会融化的冰山,蜿蜒曲折的路径通往那个黑点,甚至让我觉得那里会是世界的尽头。

  天空中似乎还四处飘着纯白的雪花,四处飞絮,温柔地落在身上,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在雪地上交融汇集,可又没有感觉有丝丝微风拂过,那雪花像是有魔力一般漫无目的地飘飘洒洒漫天飞舞。阔大宽广的雪地了无人烟,仅仅只有我孤身又寂寥地一人站在其中,久久地久久地安静地看着那座宫殿没有动身。

  不一会儿,我的身体好似不受控制般往那个饱含神秘色彩又金碧辉煌地那个方向踱步而去,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踩在软绵绵却厚厚的积雪之上,回首望去,踩出来较为整齐的一列脚印在背后形成一条小路,好似蜿蜒曲折的星座连线,只是那深邃黑压压的天空换成了纯洁干净地一片白。

  记忆中好像走走停停走过了好几个日日夜夜,但是双脚没有感觉到任何酸痛,也只是这样一直一直马不停蹄地一步踩着一个脚印走下去,像是追寻探求着什么,像是期盼好奇着什么。漫天飘扬的零落飞雪没有停过,山上的雪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沉淀越积越厚。

  没有饥饿,没有寒冷,也没有劳累。

  只有油然而生的像深渊那样深不可测不知缘由的无尽寂寞凉意。

  之后便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走到了那宫殿的门口,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一下那精致的门,冰凉刺骨。那蓝白色晶莹剔透的大门上细刻的纹路细致又令人叹为观止。我再次抬头看了看这城堡,才发现那顶端已经望不见尽头,好似与那灰蒙蒙飘着漫天飞雪的天空完美地融合到一起,像是天梯,无法形容的美,但是即便近在眼前但也无法触手可及。

  为什么我会恍恍惚惚一路坚定不移地向前走到这样一座诺大辉煌的城堡里呢?我推门迈着步轻盈地走进去,走到大厅中央时我稍稍愣了一下。半个飞机场大小的大厅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天花板上只有一盏冰雪雕刻的灯,地板同样晶莹剔透,把天花板清晰地照应出来,而右手旁也只有环绕式的冰雕阶梯通向高高又神秘的二楼。

  明明这个冰雕的空间里应会寒冷之极,而此刻我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冷意。

  我又环绕四周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视线重回前方时,一个少女映入眼帘。我有些惊讶,自然而然地往背后退了两步,眯了眯眼,实则摸不清她从哪里而来。

  “你……你是谁?”宽阔的宫殿里回荡着我的声音,原本细微的声音瞬间被放大了好几倍来,让我不禁感到些许异样。

  那少女似笑非笑地凝视我,没有接话。仔细端详她的面容,我才发现,她的脸苍白而又没有血色,那及腰长发也是雪白的,她的五官精致端正,那黑眸与发白的脸颊形成鲜明的对比,活脱脱像是被雕刻出来的令人自豪的艺术品,她身着一身蓝白相间的连衣裙,银色的高跟鞋碰撞冰地的声音响起。“踏,踏,踏……”不久她就已经站在我跟前,她在向我安然微笑,那雪白纤细的手缓缓伸向我,她轻轻捧着我的脸庞。意料之中的是,她的手冰凉却又柔软。

  我那微微颤抖的嘴唇再次翕动,她琥珀色的眼眸里照映出我微微惊恐的脸,我吸足了气息,害怕她回答的那一刻忘记呼吸,于是我又定神,再次问了一遍:“你,是谁?”

  那稍微有点颜色的嘴唇动了动,潺潺流水般的声音萦绕在耳边。“珀梵琉斯・墨利特・冰。”她的手突然指向我的心脏,只见她的手指间源源不断地出现滚滚白色又混沌的光冲入我的身体里。“岑若汐,你继承了我的灵爵血统。从今天起,你还有另外的专属灵爵的名字:珀梵琉斯・墨利特・雪。”

  “灵爵……那是什么?”我摸了摸胸口,一瞬间感觉体温下降了好多摄氏度。

  “灵爵就是拥有PM灵印的人,PM就是力量的源泉和根本,存在于你体内,而灵爵的灵印都在头发上,你的专属灵印我刻在了发梢。”我低头看着一尘不染如一面巨大镜子的冰地里的自己,乌黑的发梢被染成了雪白色。“你的武器则是这个。”她手中的白色光芒里显出了两把银白色的冰雕式手枪。“而你的附加能量可以从这漫天飞舞的白雪中提取。”

  “枪?可是我不会用。”我的手中把玩着这两把新奇的玩意,它们沉甸甸的,但很漂亮,做工精细,手感也不错。

  “你可以扣动扳机试试,别忘了上膛,嗯……就对着这里吧。”她的手指尖流淌出的白光倏地在空中变成了一只悬浮在空中的冰雕靶子。“只要做到三点一线子弹就可以不偏不斜地打在你想要的地方。”

  我把手伸直,瞄准了十米外的靶子,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子弹正正好好嵌入了正中央。我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把枪,又转头看向那个少女,她微笑着稍稍点点头。

  她正转身想走,我留住了她,在她背后踌躇着,终于问:“为什么要选我?而我又要替你做些什么呢?”她白色的影子停了停,驻足在几米外的位置,说:“呐,雪,很多时候是没有原因的,但是呢,因为你的身份或许多多少少让我注意到你。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铲除与我们相对立的沃贝迪斯,并且去找到一个叫做【琉镜】的东西,如果不及时毁灭,这个世界恐怕要被毁掉了。”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语气是毫无颜色毫无波澜起伏的。“多亏了你,我终于可以好好长眠在这里了。”她微微转头对我嫣然一笑,“那么我们后会无期。”

  我好似清楚几分,却还是感觉活在迷雾里,甚至根本不知道那所谓的【琉镜】究竟是什么,但她好像也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我分明知道这是一个虚拟但极为真实的梦境,但是却始终醒不过来。最终,不知为何大脑里有一个意识在那一刻控制着我,我把手里的银枪紧紧握紧,缓缓举起手,上了膛,随后,勾唇一笑,瞄准前方那少女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砰”的剧烈一声巨响,面前的白色影子非常快速地举起碧蓝透彻的冰刃挡下子弹,刹那间,最终还是倒在血泊中。白与红的自然交配像是一副毫无突破点的视觉性极强的炫丽画作。

  我快速收起两只手上紧紧握着的银枪,慢慢踱步走去,对地上的少女莞尔一笑。“放我走吧。”

  “不错,悟性很高,不用我教就知道如何利用雪了。真不愧是雪之灵爵,哦不,真不愧是岑若汐啊。接下来你只要学着如何在没有雪的时候唤雪就足以匹敌我了。”她的左手随即挥了挥,转眼我就立刻清醒过来。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又不放心地往四周瞧瞧,确定这是自己的房间后,一股暖流才涌上心头,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而眼睛悄然瞥过本应该空荡荡的床头柜时,我举起伸懒腰的双手僵在半空中,嘴微微半张着,不可思议又惊奇地盯着那床头柜上本不属于我的东西――

  ――两把似曾相识的银白色冰雕手枪。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