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碧蓝航线:末日舰姬

碧蓝航线:末日舰姬

何以解忧 著

连载中免费

浩瀚的战争,诡谲的智斗。
绝望的天灾,决死的谋篡。
一个变态的主角带着他的愿望去改造世界的故事,为了萝莉,为了御姐,为了女王!舰娘赛高!

17.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浩瀚的战争,诡谲的智斗。 绝望的天灾,决死的谋篡。       一个变态的主角带着他的愿望去改造世界的故事,为了萝莉,为了御姐,为了女王!舰娘赛高!

免费阅读

  解忧正了正衣领上的风纪扣,轻轻抹去军衔上的些许灰尘,迎着阳光将自己纯白的军帽置在桌面上。无声的笑了起来。

  “指挥官,宪兵队的车辆已经在楼下了。”门外,一名女子轻叩了下橡木门。

  “獒,现在我不再是你的指挥官了,注意你的言辞。”解忧面向窗外,九月的阳光洒在脸上,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他们怎敢....”獒紧咬着牙关,手指无意识的搭在刀柄上。

  “这就是我为之而所奋斗的法律啊,獒。无论如何,这是正义的选择,是这个社会所做出的选择。”解忧淡淡的说:“你毕竟是军人,命令是你的职责”

  獒深吸了几口气,没在说话,侧过身,微微鞠躬。

  “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盯着她们,那些姑娘,可还称不上一个称职的军人。军无令为乱,在新一任的提督上任之前。保证她们的稳定与安全。”

  解忧轻叹着,从獒的身边走过,身姿一如既往的挺拔,和獒记忆中那个站在炮火纷飞的舰首上指挥的身姿毫无差距,但一个是去面对敌人枪弹,而现在却是去面对身后的子弹,“不败的军神”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那么的讽刺,却又在几千年的历史上反复的上演。

  军靴的踢踏声在楼梯间响起,竟有乐律般的美感,墙上挂着历任在此任职提督的肖像,从维多利亚到如今,服饰上变化很大,但那眼神却一直流传乱下来。

  逢站必战

  门外,平日里有些随心所欲的女孩们沉默的站列在两侧,无论是活泼可爱的驱逐舰,乃至秉承优雅的战列舰,眉宇之间尽是肃杀,属于军人的气场弥漫在路的周围,没有人乱动,犹如女武神的雕塑一般。

  轻轻的笑了笑,解忧向尽头的装甲车走了过去,一路上寂静无声。路的尽头,三名全副武装的特殊部队站在那里等待着她。

  眼光右侧,一个墨紫色头发的小女孩身躯在微微颤动,似在哭泣,又似在愤怒。脑海里回忆起了与她的历史,看似年幼的她,却是与他从起始一直便与之共同作战的战友,一同在大西洋上书写下了的传奇。

  但他却只能往前走,直视着前方。

  抱歉啊,标枪,我作为你的指挥官,你的亲人,如今,却连一个拥抱来安慰你都无法做到。

  解忧很清楚自己手下这些舰娘的品性,如果他流露出一丝动摇,想必她们就会和这个国家彻底决裂吧。

  “为了大业。”解忧在心里深吸了几口气,登上了押运的装甲车,如他去被授予勋章时一样。

  “慢走,指挥官。”末尾,威尔士亲王轻轻的呢喃到,心里十分复杂。

  “为了大业,真的要为之付出这么多吗……”威尔士在心里想道,“那么,我也该开始了吧。”

  解忧坐在车上,两名特殊部队队员面对着他,尽管按规则应当打开枪的保险,随时可以在犯人试图逃脱的时候当场击毙,但是两名队员却将枪背在了身后,如同学生一般乖乖的坐在那里。

  “我这也算自食其果了吧。”解忧在心里苦笑道,毕竟这支专门负责提督事项的部队还是在他的提议下建立起来的,而如今却要自己去面对自己所栽培起来的部队。

  “先生,到了。”两名队员下了车,将

  解忧搀扶了下来。

  “没必要这么对我,我还没死呢。”解忧哭笑不得的说道。但两名队员依然坚持的扶着他向刑场走去。

  英国朴茨茅斯纳尔逊港口数名政府官员从伦敦飞往到了这里,他们将亲眼看着对解忧指挥官的死刑执行。

  解忧看着港湾里碧蓝的海水,这是他自己所申请的行刑地点。

  “在海上生,在海上死,真是海军最好的归宿啊。”解忧苦笑的向岸边的刑场走去。

  路旁不时传来附近来看热闹的居民的切切私语。

  “这不是电视里那有着军神称号的提督吗?”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苦笑着,最终还是到了刑场,伦敦来的检察官们坐在一旁的席位上,通告并确认解忧的死亡,大量的记者也在一旁架起了长枪短炮,争取在第一时间将报道发布出去。

  “这样子死去,似乎也值了啊。”解忧立在岸边的高台上,身后就是便是海,浪涛击打着岸边,如战鼓般的涛声回响在耳畔,让人不禁想起了不列颠皇家海军的前身,那纵横四海的海盗们,也是这么听着浪涛击打在船的甲板,唱着自创的歌谣鏖战。

  “愿你的灵魂在上帝那里得到救赎,你的英武之心即便在天堂也不会有所消逝,当你的罪与恶被上帝所原谅时。你等终将迎来幸福,阿门”。随行牧师在一旁宣告完悼词,执刑者走了上来,拉开了枪栓。

  “那么,“不败的军神”就死在这里了”解忧平静的看着枪口指向自己的左膛,眼睛中无悲无喜,倒影着蔚蓝的天空,云起云涌在他的眼眸当中。

  “行刑!”

  枪响了,子弹精准的命中左膛理应是心脏的部位,纯白的海军服上绽放一朵嫣红的花,血液滴落在勋章上,冰冷的钢铁第一次有了温度。

  意识渐渐散去,解忧向身后的大海倒去,在下落中回想着一个身影。

  “永诀了,光辉。”

  随后,溅起一阵水花,远处的海鸥向海雾飞起,雾里似乎有什么在移动着。

  ****

  “唔......”解忧捂着头从床上醒了过来,

  “切,还真是顽强的生命力,跟小强一样。”床边响起了一道不屑的声音。

  这么毒舌的声音,却是从着样一个东方美人的嘴里却说出来的:“一袭旗袍,尽显曼妙身姿;几抹红簪,何染春意点点,脸若鹅卵石,手若丝绸料,真若西施在世。”这般温婉似水的东方美人,嘴中却说出与其气质格格不入的话。

  解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奈的苦笑道。

  “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呢,和平方舟”

  做为中华著名的医疗船,按照中华的计划先在应当在伦敦执行对外访问。但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

  “你可真是大胆啊,尽管心脏长在了右边,被子弹击中胸口也是会死的啊,如果不是我亲自执刀你的手术,想必以后要见你只能在你的碑前,把酒泼在你的照片上了。”和平方舟满不在乎的将双腿放在床上,无所谓的说着。

  解忧看向窗外,北冰洋上的浮冰从窗边漂过。

  “我昏迷了多久了?”看着窗外,解忧头也不回的说道。

  “三天。”和平方舟从一旁的书柜里随便抽出了本莎士比亚喜剧,手指轻柔的翻动的纸页,上好的宣纸摩擦出悦耳的沙沙声。

  房间里沉静了下来,解忧便这么出神看着窗外,和平方舟也就这么津津有味的看着手上的莎士比亚喜剧。这幅场景很难让人想象他们之间竟然是挚友。

  “呐,你真的决定好彻底放弃自己的一切,去为了你的大业吗?”和平方舟打破了沉默,轻抚着下颔问着。

  “所有的牺牲对于当事人而言都是有价值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再问出来这种问题了。”解忧依然面向着窗外,缓缓的说道。

  “有点你另一面“恶”的样子啊。”和平方舟笑道:“你留下来的录像视频我已经放到了船长室的投影仪上了,和完整的你去打个招呼吧。”

  解忧下了床,在洗手间里胡乱的洗了把脸,站在船长室的门口,正欲推门而进时,和平方舟双手抱着丰满的上维,勾勒出惹人遐想的弧度,但脸上却带有少有的严肃问到。

  “虽然知道你的回答,但我还是要问,你确定,就这么放弃你的荣耀,你在之前的挚友,和那些深爱着你的舰娘们,去追随那虚无缥缈的大业?”

  解忧顿了顿,但却依然按下了把手,一边说:“是,我,解忧、选择放弃我过往的一切,在军中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很多,但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牺牲。”

  “没有胜利是可以毫无代价的,为了大业,为了更佳美好的未来,我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为止奉献出去,和况是我的人生。”

  “我并不孤独呀,无论在世界上的那一个地方,都有为之而付出的同伴们,我们的大业对于整个人类而言与邪恶并无差别,但我们坚信,这是正确的,真理永远都是从少数人到多数人,而我们所做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事了吧。”

  “所以不必再劝阻我了,无论这是正确亦或错误,失败或是成功,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啊。”

  进了门,解忧舒适的倚坐在沙发上,门外和平方舟轻轻的带上了门,锁舌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声,整个房间顿时陷入黑暗,只有轻微的机器运作的颤鸣声回荡在房间里,微微闪烁着的红色指示灯如同邪魔的眼瞳一般,在黑暗中分外渗人。

  从右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屏幕,荧幕上赫然是解忧自己的面容,但认识解忧作为军神时样子的人知道,他的气质与屏幕上的人皆然不同,坚忍卓绝,犹如从中世纪走出来的圣骑士一般。但屏幕上的解忧,眉宇之间闪烁着狡黠,微微翘起的嘴角洋溢着些许傲慢与嘲讽,眼中深邃悠远,如海洋般不可测。

  “hello,“善”的我,想必现在是该要到我了。”解忧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上那个皆然不同的自己,无喜无悲。

  “那么,开始吧,”屏幕上,解忧轻轻打了一个响指,解忧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么,就交给你了。”

  .......

  门外,和平方舟闲极无聊的叩击窗户上的玻璃,在心里细数自己的心跳计算着时间。

  身后的门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回过头,眼里,是三年前那个的身影。

  “好久不见呀,和平方舟。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许久未见,挚友,欢迎回来。”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