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罚罪

罚罪

西门瘦肉 著

完本VIP

小说《罚罪》是一本都市奇异小说,主角是周毅。故事讲述的是周毅无意之间被发现自己的血有着强大的修复功能,哪怕是癌症只要输了他的血也能自愈。于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周毅被各路妖魔鬼怪当成了唐僧肉,为了他的血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冲他而来...

84.7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8

免费阅读

  小说《罚罪》是一本都市奇异小说,主角是周毅。故事讲述的是周毅无意之间被发现自己的血有着强大的修复功能,哪怕是癌症只要输了他的血也能自愈。于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周毅被各路妖魔鬼怪当成了唐僧肉,为了他的血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冲他而来...

免费阅读

  艾尔在家待了很多天。

  媒体上关于胡远亮杀人的报道连篇累牍,重点强调胡远亮的残忍和死者家属的痛苦。人们纷纷猜测胡远亮为何杀人,各种观点百花齐放。到最后,主流观点是胡远亮有反社会人格。由于童年和青少年生活中遭遇的不幸和家庭生活的不美满,他养成了仇视整个世界的心性。

  当年他杀了自己朋友,蹲了二十年的大牢,并没有改造他的思想,他依然仇视这个社会。他自己年老,出狱后便想杀那些年轻的男女泄愤。他杀人的方法非常简单,就在开发区附近转,这里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碰到有人一个人走路,就悄悄尾随一棍子敲晕,然后装到自己电动三轮车里搬回去。

  他最凶残的地方莫过于把受害者肢解……由于场面太血腥,各大媒体都没有刊登照片。

  网络上偶尔有一两道微弱的猜测声音,说胡远亮入了邪教,掌握了邪法,企图用年轻人的鲜血挽回自己的青春。但是这样的声音很快被扑灭。

  经过三个月的取证和审判,胡远亮被判处死刑,缓期一年执行。这起建国以来江城市最大的凶杀案告一段落,人们很快把目光放到那些出轨劈腿吸毒的娱乐明星上。

  艾尔大义灭亲,获得了有关部门的表扬,同时她的朋友更少了。谁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个杀人狂。她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感受到人们眼中的恶意。她只能待在家里。

  好在母亲的病真的痊愈了。

  艾尔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自己以前也是精神病的事实。母亲竟然从来没有提过。

  母亲以前看起来像六十岁,现在看起来像四十岁,符合她的真实年龄。她有些难过,觉得自己亲手把父亲送到断头台,也伤害了母亲。她现在知道爹妈感情一直都很深厚。

  “傻孩子,就算你不举报,警察也迟早查出他。他本来就是行尸走肉,只是为了咱们娘儿俩才活着,对于他来说,早死早超生。”

  艾尔盯着母亲。

  母亲坦然地看着她。

  艾尔没有看到眼白,只看到浓浓的爱意。

  胡远亮一直没有说他那个朋友是谁。但是胡艾尔意识到自己真的一直在受人默默关注和爱护。她当年毕业找工作的时候,那个岗位有很多人竞争,凭良心说她不是最优秀的,但是公司最后录取了她,肯定是这个神秘的人插手。

  她现在重新开始找工作,很快收到好几个工作岗位,十分顺利。她选择了一个贴合自己专业的单位,而且这个岗位不需要和人打交道。她不愿意和人接触,不愿意看到他人眼中的恶意,不管这些恶意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更加形单影只。

  黄俊的亲妈被她爸爸所杀,恨她入骨。张杰死里逃生,后怕不已,得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当痛苦,情绪极其不稳定。公司里一直喜欢张杰的小程经常去探望。艾尔也去医院看他,但是被张杰愤怒的父亲赶走。

  半年后,胡远亮杀人案已经被人淡忘,除了那四十个死者的家属。他们总是找机会来报仇,将怒火发泄在艾尔母女身上。两个女人痛苦不堪,不停搬家。那个大人物势力再大,也无法阻止这些。

  艾尔的眼睛依旧犀利,能够瞬间分别出哪些人对她抱敌意,她凭这个提前躲避了别人好几次报复。但是家属们的痛苦让她非常愧疚。父亲胡远亮是为了她和母亲才杀人。即使胡远亮被判了死刑,但是死去的人无法复活。

  她活在愧疚里,更加孤苦伶仃。她不禁去思考,如果她的眼睛没有这些能力,她肯定会有很多朋友,她肯定不会发现父亲杀人。如果她父亲也没有这种能力,也不会活得这么辛苦,活得这么疯狂。

  人们对自己的轻蔑和嘲笑,本来就让人难以接受,更何况艾尔的眼睛如此敏感。恶意的力量增加十倍!

  艾尔每天下班后就回家,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饭店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充实。

  “看来我嫁不出去了。”艾尔说。

  “胡说,我家姑娘这么优秀,又漂亮,喜欢你的人多了去。”母亲温暖地笑。

  “漂亮有什么用,谁敢娶一个杀人狂的女儿……”

  一年后,胡远亮被注射死亡。

  艾尔和母亲把尸体接回来。死去的胡远亮紧闭双眼,死状狰狞。他被送到火葬场,变成了坛子里的骨灰。

  他死后,更多的犯罪和审讯细节才被披露出来。比如警察问他一共杀了多少人。胡远亮说不知道,家里有多少套废旧的衣服,就有多少受害者,但是有的衣服他穿不了,就扔了,可能被流浪汉捡走。比如有受害者的家属害怕胡远亮的报复,竟然没有报警,还是警察查出来后才向警方哭诉。

  此时已经没多少人关注他了。

  艾尔注意到一个问题,胡远亮那些坛子装满了血肉和骨头,单独没有发现头颅,一个都没有。艾尔觉得这个案件还没有结束,背后可能隐藏着更加恐怖的真相。但是她现在一个朋友都没有,没人帮她一起挖掘。就算有,她也不知从何挖起。

  她也没有勇气。

  本来生活就这么平淡下去,但是……

  有一天,艾尔陪母亲在家看电视,电视里一个大领导正在视察工作,他把几个不作为的负责人批得狗血淋头。

  “你看他的眼睛,是不是特别亮?”母亲指着大领导问。

  艾尔仔细观察,发现他的眼睛确实极其明亮,仿佛眼睛中藏着一轮太阳。她上网搜索,得知这位书记是江城市的市委副书记兼西城区区委书记朱明!

  母亲神秘兮兮地说:“艾尔,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是看到他,我不得不说一句。你爸爸死后,眼珠子被摘掉了,眼眶里是空的,我怕吓到你,一直没说。这个朱明的眼睛特别像你爸爸!”

  “啊,是他!”艾尔惊道。原来他就是胡远亮口中那个神秘兮兮的朋友,能力超凡的大人物。“是他又怎么样。我们跟他又没什么关系,就算他偷了爸爸的眼睛,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艾尔说。

  “我只是怀疑,那些人可能不是你爸爸杀的,他依旧是给人当替死鬼!”母亲低声说。

  艾尔不寒而栗。

  但是她不敢深究下去。她害怕牵扯进罪恶的深渊,一旦陷进去,永远暗无天日。

  “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好好地生活!”

  ……

  张杰痊愈后,竟然又来找艾尔。

  他想开了许多,依旧追求艾尔,他理智地把胡艾尔和胡远亮分割开。

  艾尔虽然孤单寂寞,虽然向往爱情,但是不愿意将就。如果张杰不是全心全意喜欢她,她不会勉强他,也不会勉强自己。不过她还是决定和张杰见面。她的眼睛犀利,能够准确地判断张杰的心理和情绪。

  碰面的地点在艾尔上家公司附近的那家饭馆。

  她看到张杰的边幅和形象好了很多,没有再穿那身皱巴巴的衬衣,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她仍然不会主动找话题。

  张杰让艾尔点菜,看着艾尔,说:“感觉你瘦了一些。”

  “不会吧,我觉得我长胖了。”艾尔低头看菜谱,说。

  “不是,我觉得你漂亮了。”

  “是么?”

  “是啊,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最好看的。”

  艾尔抬起头,盯着张杰的眼睛。他的眼睛很黑,眼白部分很少。

  她看到了爱意。

  他是真的喜欢艾尔。

  艾尔低头浅笑。

  两个人试着在一起,共处了一个多月,比较愉快。

  艾尔脸上难得出现笑容。

  张杰开始来去艾尔公司接她下班。

  艾尔的同事察觉到艾尔这个冰山美人竟然交了男朋友,不由得十分好奇。人都有拥有八卦的本能,有人查出张杰的身份,继而想起艾尔的身世。

  “竟然能和杀人狂的女儿谈恋爱!真是牛逼!而且杀人狂还杀了自己的堂弟!”这样的消息在办公室流传开,流传到微博微信朋友圈。

  网络世界是渺小的,艾尔和张杰都看到了这些话。

  一种微妙的情绪在两人之间弥漫开。

  三个月后,两个人爆发了第一次吵架,导火索只是一件小事,张杰洗碗时候不小心摔破了一个碗。

  ……

  “张杰,你要是不喜欢我,你要是害怕别人的流言蜚语,我能理解,你现在想离开还来得及。”艾尔吵架总是一针见血。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你是你,他是他!”张杰大声为自己辩解。

  “你怕我!你怕我激动之下和我爸一样伤人!”

  “这是你胡思乱想!”

  “你敢说你没有?”

  艾尔眼神犀利,迅速分辨出张杰真正的想法。他忌惮自己!她无法容忍男朋友对自己的感情不纯粹!

  这次吵架非常激烈,同时非常短暂。

  后来张杰花了很长时间很多心思讨好艾尔,方才打消艾尔的疑虑。但是没多久,艾尔无意中发现张杰在网上搜索胡远亮杀人案的细节,知道他还是耿耿于怀!她不由得怀疑张杰追求她是另有目的。

  没多久,那些受害者的家属打听到了艾尔工作的新单位,集体来办公室大楼静坐示威,表达对艾尔的痛恨。有人跟踪艾尔,痛下毒手殴打。

  他们叫着让她自杀偿命!

  艾尔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她的父亲是杀人犯,是杀人狂,这点无法改变。他造成了四十个家庭的覆灭,父债女偿。

  她在那些家属眼中看到纯粹的恨。张杰和他们不同,他的眼中有爱,也有恨,还有恐惧。艾尔分不清哪些情绪下的张杰才是真正的张杰。

  她更加痛苦。但她坚信非黑即白。她最终还是选择和张杰分手。

  公司迫于压力,给她调了岗位,分到另外一个区域去,家属们穷追不舍,阴魂不散,日夜缠着艾尔。

  她的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状态,终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她换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她不觉得自己是抑郁了,反而认为是遗传精神病犯了。

  她母亲在饭店的工作也干不下去了,辞职照顾她。

  她们的卡上每个月都能多出一笔供普通工薪家庭开销的钱。

  她的抑郁越来越严重,消沉和暴躁极端情绪轮流在她身上流转。

  有一天,母亲出去买菜。艾尔一个人呆在家,越想越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没理想没追求没朋友没目标。

  什么都没有。

  她想起那些家属的话。自杀偿命!或许这才是她解脱的唯一渠道。可是,人不是她杀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凭什么要受尽白眼还要去听别人的话去自杀?

  她恨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让她有这样的眼睛!

  如果没有,她可以装傻,她可以假装所有人都对她好,对她没有恶意和敌意!她越想越气,抄起一个饭碗,用力摔在地上。碎片飞射。

  有人敲门。估计是母亲没有带钥匙。

  她冷静下来。

  她父亲犯下滔天罪恶,就是为了让她们母女过上正常生活,她这样自暴自弃是不是对不起父亲?

  她去开门,意外地发现来人是区委书记朱明。她迅速提高警惕。

  朱明穿着便衣,眼神明亮。“哟,在闹脾气呢。”他说话很自然,随意走进屋子,仿佛回到自己家。

  “您有什么事吗?”艾尔冷静而警觉地问。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老朋友的姑娘。你的病好了没有?”他观察屋子左右。

  “什么病?”

  “哦,不好意思,你不知道自己曾经的精神状态。是你爸爸给你治好的。你爸爸是个了不起的人。”

  “这个我知道。”

  “你不知道!”朱明严厉起来。“你以为父亲是个杀人狂!你觉得你那个懦弱的父亲敢杀人么?”

  “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艾尔心中的不安陡然增强。

  “不错,二十年前,你父亲杀人,是为我背锅。二十年后,他依然为人背锅,但不是为我。”

  “为谁!”艾尔狂喜,无比激动,原来父亲不是杀人凶手,不是杀人狂!她可以昂首挺胸了!

  朱明盯着艾尔。“你果然都忘记了。你忘记了你发病的时候会做出哪些行为。不过忘记了也好,忘记了就没痛苦啊。好好照顾你妈。”他抬脚走出房门。

  艾尔细细琢磨,如坠冰窖。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