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荒年轶事

荒年轶事

荒原客 著

连载中免费

1974年的夏天,一卷西夏的金丝帛书将我拉入了黑暗笼罩的奇诡世界。军方绝密资料,日军沙漠军事基地,彭加木留下七字之谜,切开地表的太阳墓……肆虐的沙暴中埋藏了多少秘密?地表之下,沉睡着魔鬼的军队……
我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却终究逃不过轮回。
为什么怕鬼?害你的,都是人。

8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1974年的夏天,一卷西夏的金丝帛书将我拉入了黑暗笼罩的奇诡世界。军方绝密资料,日军沙漠军事基地,彭加木留下七字之谜,切开地表的太阳墓……肆虐的沙暴中埋藏了多少秘密?地表之下,沉睡着魔鬼的军队…… 我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却终究逃不过轮回。 为什么怕鬼?害你的,都是人。

免费阅读

  1974年,时代的浪潮将我送进了大山深处,一去就是三年,被尘世遗忘,也许正因如此,我才能够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活下来。

  故事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今天我要把这些东西写下来,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也许是一种祭奠,也许是想要安抚自己的良心,不管怎样,提起的笔,就没有理由再放下去。

  74年的时候,我们家躲过了最开始的层层审查,没想到却因为一点小事而被定性为地主家庭,家里用尽了所有关系,把我送到了四川的大山里,跟我一起被送到大山深处的还有几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加我一共六个,但是和我关系最好的是两个坏小子,秦安和老鬼,男人之间的情谊很奇怪,三个痞子可以说是臭味相投,另外三个都是书呆子,我平时都不怎么理会他们。

  但是那三个书呆子上面好像都有关系,77年,文革结束的第二年,他们就被人接走了,而我和秦安还有老鬼在一小山村里,迟迟没有得到上面拨乱反正的通知,日子过得悠闲而难受,因为乡下的生活实在是太艰辛,我们时时刻刻都盼望着能够早日回到城里,痛痛快快的吃上一顿,喝上两口烧心的酒。

  78年七月的一天,我正躺在门外的长凳上睡午觉,一阵嘈杂的声音把我给吵醒了。

  “娘的,不就是两个鸡蛋吗?你家那老母鸡请我吃的,撅着屁股都送到我手上了。”

  “你………你就是个混球!”

  我一下子翻了起来,一看秦安被两个妇人赶着在往这边走,肯定是这狗日的又干了坏事儿。

  看见我在门口,两个妇女赶忙跑过来开始告状:“弟娃儿,这个胖娃儿偷了我们家两个鸡蛋,你说这该怎么做。”

  我一听就来了火气,瞪了秦胖子一眼,低头对两个妇女说道:“不好意思啊大娘,这个胖子我等会儿收拾他,你看这马上秋收了,我们三个都来帮你们要得不?”

  中年妇女还是有些不解气,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恶狠狠的剐了胖子几眼就走了。

  “狗日的,又去惹祸,你他妈一天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两个鸡蛋啊!你可真下得去手。”我上去就踹了胖子一脚,在那个年代,两个鸡蛋代表的价值是完全无法想象的,要是我的话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胖子平时虽然有些大大咧咧的,可还不至于犯这种错误,我神色不善的盯着他说道:“说,为什么偷人家鸡蛋。”

  胖子挠了挠肚皮,看两个妇女走远了,神秘兮兮的拉着我钻进了屋子里。

  进屋过后胖子才告诉了我他为什么会偷人家的鸡蛋,原来,前几天他和村里的猎户铁牛吹牛的时候,听铁牛无意间说起了大山里的东西。

  村子里有个传说,说是山里有一座神仙庙,是千年前一个得道成仙的老道留下的,里面还有他羽化登仙之前留下的东西,千年不腐不败,有趣的是,铁牛年轻时独自去追一头鹿的时候,就见到了那座神仙庙,当时那鹿顺着一处爬满了青苔的石阶窜进了云雾里,他想也没想跟着一头钻了进去,可是一抬头的时候哪里还有鹿的影子,只有一座黑白相间的庙宇耸立在云雾中,周围青翠的树木环绕,宛如仙境。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偷两个鸡蛋了吧?”胖子喝了一口水,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听得正起劲,他突然来这么一句,我有些不爽的骂道:“这跟你偷鸡蛋有什么关系?别跟我卖关子,小心我呼你两耳刮子。”

  “得………我就直说吧,那老小子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我又一直追着他问,可是他怎么也不说,两个鸡蛋就是他的条件,后面这就是我用鸡蛋换来的消息。”

  话说铁牛发现眼前有一座庙宇,虽然诧异,但也没想那么多,一心只想着那只鹿,就大着胆子爬上石阶来到了庙宇前面的空地上,地上全是整齐的青石砖,正对着庙宇敞开的大门,里面黑洞洞的,门口还有一串鹿的脚印。

  这时候铁牛心里就开始打鼓了,难道这深山老林里还有人在这庙里住吗?看样子也不像,可是转念一想,畜生都进去了,自己手里还有猎枪,壮着胆子就进去了,前脚刚刚踏进去,里面都亮堂了起来,面前一座佛像前面供奉着一排吃的,猪头肉,蹄膀,整只的烧鸡,上面的油水都快流下来了。

  他从生下来就没见过这么多吃的,扔下枪就扑了过去,抓起一块猪头肉就塞进了嘴里,吃得肚子鼓鼓的面前都还有不少,这时候他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抹了一把嘴边的油,感觉有些不对劲,扭头一看旁边居然坐着一个老头儿,花白的胡子垂到了胸口,右手抚摸着一头小鹿的脑袋。

  这不就是自己刚才追的那只鹿吗?

  冷汗一下子就打湿了铁牛的后背,刚才只想着吃,枪也被扔在了门口,那老头儿仿佛知道铁牛心中所想一般,看着他呵呵笑道:“小伙子,不要怕,我本身早已仙去,来到我的庙也算是缘分,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铁牛捏着的拳头马上就松开了,心想这是遇到神仙了,于是噗通一下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大仙,我那婆娘不争气,到现在也没个娃,我这辈子只有一个愿望,给我们家留个种,不能断后,如果大仙能够满足我这个愿望,我这条命不要都无所谓。”

  “呵呵………起来吧,明年这时候带着你娃儿来给我上柱香就行了。”老头儿对着铁牛挥了挥手,铁牛只感觉身体都不受控制了,像一阵风一样飘了出去,然后庙宇的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铁牛仰天大笑了几声,发了疯一样的跑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啥也不说,直接和他婆娘打了一仗,觉得不过瘾又多来了几次。

  “打住打住,咋越扯越离谱了呢?”我打断了胖子的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胖子哼哼唧唧的说道:“咋就离谱了,后面就有了小铁牛,现在小小铁牛都会光腚到处跑了。”

  “去去去………铁牛平时看着挺老实的啊,怎么会跟你扯这些,还骗了两个鸡蛋去,我跟你说,这事儿到此为止,你要是以后再做蠢事儿的话,我把你宰了让村里的人都来开开荤。”

  我直接否定了胖子的话,这都是扯的啥,什么牛鬼蛇神的都出来了,放在前几年就是封建迷信,是要拉出去游街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胖子顿时就不爽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嚷嚷道:“铁牛都告诉我了,那地方就在……。”

  “就在西边,对不对?”

  突然冒出来的老鬼把我吓了一跳,本来他就瘦,加上一脸的猥琐,看什么东西都是一副饥渴的样子,活脱脱饿死鬼托生,胖子却愣住了,呆呆的问道:“你咋知道?铁牛他也告诉你了?”

  老鬼嘿嘿笑道:“猜的,我是猜的。”

  胖子却不依不饶的问道:“狗屁!老子花了两个鸡蛋才知道的,铁牛绝对是吹牛的,跟别人也说过,不然你咋知道,我这就去找他算账去。”

  谁知老鬼一把拉住了胖子,一脸猥琐的说道:“等等,胖子,他没骗你,这事儿,能成。”

  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我们听得云里雾里的,大热天的弄得我心里异常的烦躁,老鬼这又是闹哪一出?不会把铁牛的胡话当真了吧?

  老鬼看我脸色不太好看,搓了搓手说道:“嘿嘿………我跟你们说,铁牛说的话不假,上次我路过他家的时候听到他们两口子在吵架,隐约听到什么庙,就在西边的山里,当时我不以为意,听胖子今天说我才想起来,你想,铁牛总不能跟自己的女人也胡说吧?所以啊,我觉得这事儿能成。”

  胖子立马就笑了出来:“哈哈………我就说那老小子不可能骗我,收拾下,咱们也去试试运气怎么样?不说见着仙人,去沾沾仙气也好啊。”

  “咕噜……!”

  胖子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我敢肯定他是为了铁牛所说的那些肉去的,这家伙从来就没勤快过,神仙都没办法,除了吃的。

  可是仔细想想,这事儿也太玄了,这世上还真有神仙不成?

  一想到肉,面黄肌瘦的老鬼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胖子甩了个白眼,拍了拍肚子对我说道:“咱们平时的口粮不够塞牙缝的,要不我们进山碰碰运气?见不着神仙也能打点野味儿回来呀。”

  人一旦被欲望所支配就会丧失理智,比如说现在的胖子,起了进山的心就骚动不安,转个弯儿钻进了里屋,我让老鬼收拾下桌子,也跟着进去了。

  “我就知道,你狗日的,真要去?”进屋我就看见了正在摆弄猎枪的胖子。

  “试试呗,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被大爷我给撞见了也说不定?你去不?”秦胖子说着就咽了口唾沫,好像已经看到了香喷喷的猪头肉摆在了面前。

  我本来还有点动摇,看他这个样子也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空手而回,打定主意我就跑了出去,猎枪只有一把,还是胖子死皮赖脸从别家要回来的,我怎么也得弄个防身的东西。

  这时候太阳正辣,村子里也没几个人晃悠,我跑到村头的李老头那里,将正在打呼噜的老大爷给拉了起来。

  “李老爷,你这儿有没有趁手的东西借我一把,我等下用得着。”

  这老大爷是个铁匠,无儿无女,只有一亩三分地,外加一门打铁的手艺,只要喝上两口就会跟别人说他祖上是当官的大老爷,要不是这时代不对头,他现在也是大老爷,要是别人叫他老爷的话他就会乐得合不拢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