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中华龙起

中华龙起

wtw1974 著

连载中免费

王子萧,不学无术,大学毕业后由于大学生多如牛毛,就业形势异常艰难,数次遭人羞辱,便关起门来奋发图强,可谓日日小说不离手,夜夜电脑不愿走。在一次奇怪的穿越后,从此开启了无限美好的人生!

9.4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王子萧,不学无术,大学毕业后由于大学生多如牛毛,就业形势异常艰难,数次遭人羞辱,便关起门来奋发图强,可谓日日小说不离手,夜夜电脑不愿走。在一次奇怪的穿越后,从此开启了无限美好的人生!

免费阅读

  本人王子萧,不学无术,大学毕业后由于大学生多如牛毛,就业形势异常艰难,数次遭人羞辱,便关起门来奋发图强,可谓日日小说不离手,夜夜电脑不愿走。常常以文人学士自居,还说什么怀才不遇,若在乱世不敢说是天骄毛主席,至少也是个奸雄曹阿懑。整天幻想着一不小心像项少龙等人一样狗屎回到了古代,泡尽天下美女,会遍当代英雄这不,骑车都心不在焉,差点被车撞到,吓了我一身冷汗啊!家里可就我一个宝贝儿子,还指望我传孙接代呢。这一惊可好,忘了出来是干什么的,正想时,突然听到一声雷响,我还纳闷大晴天的怎么会打雷,回头发现旁边的树以变成两截,还在冒烟。我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幸好我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事,老天有眼没劈到我。还正在那暗自庆幸呢,又听“浑隆”一声,全身一阵麻痹疼痛便没了知觉。过了好长一会,突然掉到了一个硬板上,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道:“有刺客!保护小姐!”在我睁眼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一道剑光,心叫我命休矣!又听见有人阻止道:“留下活口!”

  我长出一口气,总算把小命保住了,真想把刚喊话的人抱上亲她一口。对啊!刚那人好象是个女的啊!我正乐时突然有人上来就是几脚,怒道:“笑什么笑,笑的这么淫贱!”接着我就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直到现在我还是迷迷糊糊的。不对啊,刚才好象是被雷劈了,怎么现在又到哪了啊?我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看吓了一跳,怎么眼前的人都穿的古装啊!手里都还拿的兵器,好象到了农村一样,周围连个房子也没有,就有一辆马车。当我的目光移到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子身上时,她杏目圆瞪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喂!小姐,你凶什么凶啊,你挖着试试,你这可是故意伤害罪,老子可是学法律的”我怒到。心想还唬我,我可是湖大的,又不是“厦大”的,不就破坏了你们排戏嘛!没想到,我话刚说完那臭婆娘就又是一顿暴打啊。我长这么大拿受过这等气,吼道;“你们他妈的还讲不讲人权,不就他妈的排戏的,牛比啥。”

  那女子一脸诧异道;“什么排戏?别给我来这套,说,谁派你来的?”看她表情不象假的啊,难不成我真赶了把时髦也回到了古代?我暗自疑惑。心想就算到了古代人家一般不都遇到的美女还有艳遇,我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母老虎!那女子看到我低头沉思,以为我要编慌,就又是一脚:“别想给你姑奶奶撒谎,敢说一句假的,你看我敢不敢挖了你眼睛!”

  “你他妈讲不讲道理,老子被雷劈了还没出伸冤呢!你问我干嘛?你问老天爷啊!”那婆娘看我还敢嘴硬就又要一脚,却听见有人道:“萍儿,先别胡闹!”就是这个声音,刚救了我一命的声音,有如天籁啊!声音是从马车内传来的,“还是这位讲理,多谢小姐救命之恩!”我忙感激道。

  “小姐,这人明明就是一个刺客,看他装束古怪肯定不是我中原人士,必定想拿了小姐要挟老爷!不如杀了了事。”那丫鬟道。

  我一听急了,还真杀啊,忙道:“别啊,我真不是什么刺客,我跟你们无怨无仇的,我杀你们干什么啊?”

  “萍啊,放了那位公子!让他走吧!”

  “小姐,不能就这么放了吧?就算不是刺客,估计也是个金狗!”我真搞不明白她是不是和我有仇啊!

  “那位公子不是刺客,他连点武功也不会,来了根本就是送死,放了他吧!”

  那丫头还是很不情愿的用剑割开了我身上的绳索。我站起来伸了伸手臂,向那丫鬟吐了吐舌头回头向马车里的小姐行礼道:“多谢小姐,明辨是非!可否下车一见,日后有机会必将全力报答!”

  “公子若觉得我们今天有得罪之处,可以随时来找我,在下姓韩,当不难找!但我奉劝阁下,眼前国难当头,公子还是不要与我们这些小女子争个长短,有点血性的当想着为国效力!”

  我突然想起古代江湖的事还是有一定规矩的,我刚才的话可能引起了误会,让她以为我是想日后要报今天之仇。忙解释道:“小姐请勿误会,在下并无那心。敢问小姐眼下有何国难?”“金国功我大宋,杀戮汉人,公子竟不以为难?想必公子乃逍遥之人,我等还有事,就此别过!”语气中可以听到一股失望与小视的感觉。我也懒得解释,也无法解释,心想反正印象已经很差,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忙道:“小姐,你看在下浑身是伤,可否……可否借点汤药钱?”心想来到着乱世,没点钱粮怎么能行,看这小姐也是有钱人家,所以才想讹点钱花,哈哈。

  “无赖!此人油嘴滑舌,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如杀了算了!”这丫鬟一听怒道。我暗思谁取了这人还了得,哪个狗屁文人说古代女子都是淑女啊!还好这小姐却是好人,不耐烦道:“给他二十两银子打发算了,赶快上路。”连‘公子’都省了,想这小姐也把我当无赖了,本想傲气点不要这点臭钱,但又想何必和钱过不去呢!便低头拣起那丫鬟扔在地上的碎银,事后证明我今天的忍辱负重是多么的有远见!

  等我起身时,发现车队已经远去,便转身向东走去。走了各巴时辰,发现身处荒野之中,连个人也看不到,只好先坐下休息一会。想了想前后发生的事,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忙掐了自己一把,证实不是在做梦。心想送你也送个三国啊,美女如云,豪杰又多,送了个狗屁宋朝,就知道有个包黑子,估计还早死了,梁山好汉估计也赶不上了,好象就省个岳飞,韩世忠等人吧,对,还有个陆游。心里开始有点激动了,能见见一代英雄岳飞也不错啊!正在那做美梦呢,突然看见一只大雁掉到了我的脚下,抬头一看,一壮汉跑了过来。那人到也和善,拣起大雁抱歉道:“差点砸着兄台,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忙摇手道:“没事!没事!还请问兄台往前走是何处?”

  “此处沿路北走可到太原,燕京一带,估计需要一月有余,南下数日便可到汴京。东去可达山东西境,也不要几日。这周围并没什么城镇,兄台如不嫌弃,可到寒社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那猎户道。我一看有人收留哪还客气,忙道:“多谢兄台,企有嫌弃之理,在下王子萧,不知兄台大名?”

  “在下方力,是这一带的猎户,我们全村都姓方。”

  两人一路边走边聊,到也投机。从方力口中得知眼下是北宋末年,宋刚被金打败,眼下金兵已经将汴京包围,正全力功城。很快便到了方家村,村子不是很大,可能有五十几户人家。到了方力家,原来其有一老母,赶快上前问候。方力打来一盆水道:“看王公子一身灰尘,似乎与人争斗过,先洗洗吧!”

  “多谢方兄!刚路上遇到几个流氓,有些争斗,还好并无大碍”我边洗边道。

  “呵呵!难怪公子出远门连个包裹也不带,原来被抢了,不过自从这金狗南下,河南山东一带确实多了不少绿林。有不少打着义军的旗号,干的为祸乡里的勾当。”说完后给我递了个毛巾。

  “方兄勿在以公子称呼在下,就叫我子萧好了!”那方力也不是迂腐之人,拍了拍我肩绑称善。

  没过多久方力便拿来刚考好的大雁,我还从没吃过大雁肉呢,真是香啊!吃完后感到浑身酸痛便主动去睡了,可能由于又被雷击,有被人打,我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中午醒来后,方母为我做了点饭菜,随便聊了几句。原来眼下是钦宗二年,那说明北宋应该马上就灭亡了。自己一人呆的无聊,便出来转转,虽然眼前的一切已经不能改变,但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着方力的母亲,使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现在肯定很悲伤啊!别人到了古代,要不就是个特种兵,自保总没问题吧,要不就是个学化学的,搞点先进武器出来,我一个学法学的能干什么啊?难不成去宏扬法治啊!以前多天真啊,想做豪杰你得有人跟随啊。现在谁愿跟我这个身无分文的毛头小子啊!哎,还是先学着保命吧。

  天黑后在村口遇到方力拿了两只野兔,心想又有没味啦!方力看见我笑道:“子萧好点了没有啊?”

  “好多了,可能昨天累着了”我笑道。吃完随便聊了几句,看方力有点累,便都去睡了。心想这古代还真无聊啊,天一黑就睡,能看看电视该多好啊,我还真有点想我的电脑了。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听见外面有声音,便起来出去看看,原来是方力在练剑。看来方力还是有几下子的,至少在我这个无知的眼力已经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啦!我笑着打断道:“方兄好武艺啊,可否教小弟几招,以后遇到抢劫的,也好能自保。”

  他收起剑走来笑道:“这有何难,只要自萧不嫌方某武艺低微就好了,不知子萧想学几招怎样的?”

  “简单实用的最好!”我急忙答道。

  方力看了我一会道:“王兄果不同于众,不象一般公子只追求花样,却不讲究实用性,可见子萧乃胸怀大志之人!”我哪有想那么多啊,只是想偷懒而已,忙谦虚道:“哪里!听方兄言语便知方兄也不是一般粗人,想必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来着以打猎为生。”方力只是苦笑,然后把剑给我教了我几招非常实用的招式。这几招看似简单,但却招招致命,大巧若愚,确实异常实用,暗思这方力必不是简单人物。

  我知道这可是以后保命的家伙,天天苦练,转眼就过了七天,虽然不能马上变成一个高手,但自己确已感到有了很大进步,一般角色两三个我相信自己已经可以应付。这天正练剑时,看见方力匆忙从外面回来。看他脸色不对,我便上前问道:“方兄何事如此慌张?”方力难为道:“王兄出来已有数日,不知家中可有亲人,会否日日挂念啊?”傻子都听的明白,人家是下逐客令了。我这人虽然脸皮比较厚但也还是有一定厚度的,都白吃白住了好几天了,人家现在都开口了,我还能在赖着不走啊,便道:“方兄见谅,打扰了数日,小弟着就离去。”方力微微一楞,忙道:“子萧别误会。我刚听路人道这汴京已经被金人攻了下来,朝廷已经迁都临安俯,金狗很快便会回来平定后方的。”

  “那北宋企不是已经灭亡了。那按说紧人当会乘胜追击,为何会转战后方呢?”我不解道。

  “子萧有所不知,一直以来河南,山东一带的义军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眼下又快到寒冬,金人粮草不齐,而且那金军将领也应该知道不能孤军深入,因此我推断他们会先来稳定后方。”方力分析道。

  听方力的分析让我十分吃惊,不是因为结果,而是此人有如此的见识,确不是一般之人。便道:“在下果然没看错,方兄确不是一般之人。”

  那方力不再摇头而是直言道:“实不相瞒,方某几代为兵,虽不是什么名将,但也对朝廷做了不少贡献,但朝廷却昏晕无道,让文官带兵。在下对朝廷失望至极,又加上老母多病,所以才回乡以猎为生。”

  “看来方兄也是一位义士,为何不在这动乱时期,重新报效朝廷,眼下当是用人之时,朝廷也许会重用你的。”我试探道。

  “在下有老母在身,更何况朝廷已是无药可救,只是可怜了那些老百姓啦!”我刚想说话,方力又道:“子萧还是等明天一早我为你准备点吃的,迅速离去,迟了恐怕不便。”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尽管我还什么地方好去。

  第二天一早,方力为我准备了一些肉干还有一把利剑道:“子萧,赎在下不能相留,这剑你留着防身。”我感动道:“多谢方兄照顾数日,他日若有机会必当重谢!”感觉自己情绪有点失控,只好转身就走。想这方力也是我来这交的第一个朋友,多少还是有点舍不得。

  我沿路向南走了一天,太阳落山前,总算是看到了一个村庄,晚上不用留宿荒野了。刚走到村口,听到里面喊声一片,难不成有山贼在抢劫。突然看见三五个穿着军装的人,想必是方力所说的金兵。感觉不对,转身就跑,也怪自己没有经验,找个地方躲起来多好,这一跑很快就被发现了。很快便追来了三四个金兵,没几下就把我制服了,我都忘了自己还会两下子。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