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春闺棺里人

春闺棺里人

鬼爹有点萌 著

连载中免费

  自从怀孕以后,我每晚都会被一个空灵飘渺的奶娃子声音惊醒:妈咪快醒醒,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
  “妈咪,妈咪,你快醒醒呀,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
  周围一阵阴冷的风从四面八方刮过来,异常寒冷,冷到一切都被冻结住一般,迷糊中,我似乎还能听见,结冰卡擦卡擦的声音。
  我蜷缩着身子,寒冷而又害怕地抱紧被子,拼命地闭紧眼睛。
  “妈咪,你快醒醒,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这个空灵而有飘渺的婴儿声又从我的肚子里面传了出来,在房间里面扩散开来,充斥着我的耳朵,我的大脑。
  我害怕地开始发抖,咬紧了嘴唇。
  直到下一秒,我的肚子突然被谁踢了一脚,我吓得浑身一颤,终于撑不住,睁开了眼睛。

22.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自从怀孕以后,我每晚都会被一个空灵飘渺的奶娃子声音惊醒:妈咪快醒醒,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

免费阅读

  “妈咪,妈咪,你快醒醒呀,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

  周围一阵阴冷的风从四面八方刮过来,异常寒冷,冷到一切都被冻结住一般,迷糊中,我似乎还能听见,结冰卡擦卡擦的声音。

  我蜷缩着身子,寒冷而又害怕地抱紧被子,拼命地闭紧眼睛。

  “妈咪,你快醒醒,爹地在屋外的棺材里等你……”这个空灵而有飘渺的婴儿声又从我的肚子里面传了出来,在房间里面扩散开来,充斥着我的耳朵,我的大脑。

  我害怕地开始发抖,咬紧了嘴唇。

  直到下一秒,我的肚子突然被谁踢了一脚,我吓得浑身一颤,终于撑不住,睁开了眼睛。

  浑身的冷汗,连同的我的头发也被浸湿了,我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抱着被子靠墙坐着,冷汗立即从额头滑落下来,滴在被子上,发出吧嗒的声音。

  又是这样。

  我莫名地睡在了一间古代建筑风格的屋子里,屋子里光线黯淡,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白的颜色。

  门窗都关着,可床边的罗帐却不停地来回飘晃着,桌上有我手臂粗的白色的蜡烛,那烛火也被风吹的来回挣扎,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吹灭。

  只是这烛火,竟然是黑色的,冒着丝丝黑烟的浑浊的黑色烛火!

  这时,呼呼的风声中,那个婴儿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

  声音虚无缥缈得像是来自地下的鬼魅,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笑得一直在颤抖。

  他说,妈妈你快去啊,爸爸找你好久了,他就在外面的棺材里……

  恍然间,一张白色的纸被风吹到了我的床上,落下的一瞬间,我才看见上面写了一个“奠”字,紧接着第二张,第三张……

  我快要被这些奠字覆盖住。

  “不要,不要!”眼泪都变成冰水掉了下来。

  我害怕地从床上滚了下来,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我知道想要离开这个环境,就必须跑出房间,然后逃跑。

  可我太害怕了,我不敢看见那张令人窒息的脸。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崩溃的坐在冰冷的地上犹豫着,被随着婴儿诡异的笑声,忽然间一股力量将这古代格局的门砰地一声给弹开了。

  最先看见的是屋外夜空中那失去了形状的惨白的月亮,外面充斥着浓雾,低得可怜的能见度,在惨白月光的照耀下,外面的一切看起来都发白。

  白色的荒草,白色的灯笼,还有印象中那张白色的脸。

  风逐渐吹散了浓雾,眼前地棺材逐渐清晰起来,

  这和以往的梦境一模一样,我鼓足了勇气,看着院子前方的那扇门,准备不顾一切冲出去。

  可我刚刚才站起身,那棺盖突然发出巨大的动静,紧接着一股力量将棺盖掀在了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下一秒,棺材里面一个男人坐了起来,机械的转动脑袋,瞪着我。

  这张煞白的脸上,没有丝毫活人的气息,除了干枯发皱的皮肤,他极度凹陷的眼窝里,凸出眼球似乎就要掉下来,那瞪着我的眼神让我直哆嗦。就连颜色暗沉的嘴唇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痂。

  他的手搭在腿上,或许是人太过枯瘦,指节异常清晰,清晰到我怀疑那就是一截一截没有了皮肉的白骨。

  这不是死人又是什么?

  我步伐不稳的后退了几步,却被自己哆嗦地不听使唤的两只脚绊倒在地,我害怕的能听见自己一直颤抖甚至有些间断的喘气声。

  只要不管他跑出去就没事了,跑出去就没事了,每次都是这样的。

  我安慰着自己,重新站起来。

  “去哪儿?”棺材里的死人眯了眯眼,怒斥一声,“我的女人,你再敢跑,我去你家里把你揪出来!”

  我捂住耳朵,将这阴森的声音隔绝在外,不理会他,发疯似的,拼命往外冲。

  那扇门就在眼前,可我不管跑了多久,可就是跨不出去那道门……

  棺材里的死人反反复复地出现在我面前,问我去哪儿。

  我又反反复复的越过他往前跑,偏偏就陷入了逃不出去的死循环。

  我不记得这样重复多少次了,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总之我越来越冷,也失去了力气,连心脏都要停了。

  眼睛闭上的一瞬间,一道亮光闪过……

  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我从床上坐起来,缩着身子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我才知道,自己终于解脱了。

  可还是好冷,现在是夏天,怎么会冷到这个地步?

  敲门声还在继续,“沐慕,该起床吃早餐了!”

  我低头看着被冷汗打湿的睡衣,无力说道,“知道了张妈,我洗个澡就下去。”

  听着张妈的脚步声离开,我揉揉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

  昨晚本来强撑着不敢睡,却不想还是睡着,又入了那个梦。

  这一个月来,我已经做了十次这样的恶梦了,每次梦境一样,可我还是吓出了一身汗,每次从梦中醒来,都是一种崩溃的状态。

  我抱着脑袋重重地叹了口气,下床拿了身干净的衣服去了浴室。

  真的冷得不行,一次比一次冷,大夏天的,我还是不得不把浴霸给打开了,又把水温调到了最高。直到浴室里面热气笼罩了上来,我才敢站直了身体,脱了衣服,开始洗澡。

  “我一定是坏掉了!”我对着笼着一层雾,映着我的身体的镜子,嘟囔着。

  可镜子上的那层热气到底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了?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镜子里面那个人不是我?

  我一直在洗澡,在动啊,镜子里面的人,分明是静止的!!!

  我低头看自己站在镜子正前方的方位,镜子里除了能照出我,还能照出谁来?要知道,浴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啊,想着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更冷了。

  我甩甩脑袋,一定是最近恶梦缠身,自己想太多了。便往前移了两步,伸手去擦镜子上的一层雾气,我紧闭着眼睛,一边擦一边念叨着,“是我想多了,擦干净就能看见镜子里的人是我了……”

  可我的手在镜子擦着擦着却碰到了一个凸出的地方。

  我惊得手一抖,镜子是平面的,怎么会有一块凸起的地方呢?我把眼睛又闭紧了一些,手轻轻移动着感受了一下。

  好像……

  好像是一张人脸!

  我颤抖着手,屏住了呼吸,试着再确定一下,却不想……

  “你以为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也就感觉不到我了么?”寒冷而带着怒气的声音像是一阵阴风幽幽的传来。

  “啊……”我吓得缩回手,下意识的捂住胸前的柔软,睁眼看着这张熟悉而可怕的脸,慌乱后退。

  结果脚下一滑,两只脚都站不住了。

  我的身子是彻底地倒了下去,只是在即将挨到地板的时候,身体突然矮矮地漂浮了起来,离地面大概就是十几公分的距离。

  一阵慌乱之中,我早就忘记了遮羞,只顾着挣扎着,想双脚先落地,然后站起来。

  可下一秒,一只冷得像是冰块一样的手,搂住我的腰,粗暴地扯着我站了起来,逼着我靠近他。

  我知道他就是棺材里面的那只鬼,我甚至不用仔细的看他一眼,就知道是他。

  因为这冷漠而又倨傲的眼神当中还带着一丝王者般的愤怒,和棺材里的那只鬼一模一样。

  他浑身冰冷,我不知道是他的冷气太强,还是他自身的气场太强。

  我被他禁锢着,紧到连呼吸都困难,我缩紧了脖子,时而大口的呼吸一口,时而又敛声屏气,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身体自然就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他的脸依然正面对前方,只是冰冷的双眸垂了下来,沉沉地盯着我。

  忽然间他冰冷而僵硬,甚至让人觉得干枯的手,抚上我的小腹,我被冰得身体往后一缩。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