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鬼夫是根绣花针

鬼夫是根绣花针

风残彼岸 著

完本免费

  下不完的残破棋局要怎么解开,镜子中的风铃声里面有多少思念,多出来的楼梯真的会如你所愿,没有影子的月下美人究竟在为谁而舞,打不开的门后面藏着什么,永远不会到来的第二天该如何解决,转动的碟子真的会请来神仙吗……梦里的你和我的过去到底有什么,你又为什么离开,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陪伴,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我是否能够重新抚摸你的脸庞对你诉说爱意。
  “半年前,这趟火车出行,列车上35人。半年后,列车到站,车上仅剩34具干枯的尸体。”蓝澜一上车就听到这么一番话,不由得楞了一下,心里有了那么一丝的不安,有种想要下车的冲动。
  可是这开往C市的列车,一天就这一班列车,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蓝澜还真的没有时间可以选择其他的交通方式,就是有,现在的蓝澜也没有经济能力再去承担。最重要的是,世界上那么多的奇葩事,怎么会全让自己碰到?有些迟疑的脚步,最终还是迈了出去。
  车上的人很少,少到蓝澜走到自己的床铺之前,一个人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个人了。蓝澜不是第一次坐火车,却是头一次见到人这么少的火车。想到刚刚无意间听到的那句话,蓝澜抿了抿唇,继续按照车票的编号找到了自己的床铺。
  是一个下铺,这有些出乎蓝澜的意料,看看车票的价格,怎么也不是一个卧铺车下铺应该有的价格,蓝澜想到刚才的话,不由得又相信了几分,可是车子已经发动了,由不得蓝澜再有什么办法离开,后悔,真的是后悔,可是心里还有那么一分的侥幸,也许自己是幸运的呢。
  蓝澜知道自己的运气,不过是自欺欺人,可还是拉着行李坐到了床上。也许,是铁道部进行了车票打折也说不定。
  事已至此,也没有了什么转圜的余地,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蓝澜把行李放好,就看向了窗外。窗外是没有长大的小树苗,距离相等的长着,应该是人工种植的,没有树林里面树木的笔直,有些扭曲的枝干,让蓝澜有些不舒服,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可能是刚才那句话的原因

61.7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下不完的残破棋局要怎么解开,镜子中的风铃声里面有多少思念,多出来的楼梯真的会如你所愿,没有影子的月下美人究竟在为谁而舞,打不开的门后面藏着什么,永远不会到来的第二天该如何解决,转动的碟子真的会请来神仙吗……梦里的你和我的过去到底有什么,你又为什么离开,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陪伴,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我是否能够重新抚摸你的脸庞对你诉说爱意。

免费阅读

  “半年前,这趟火车出行,列车上35人。半年后,列车到站,车上仅剩34具干枯的尸体。”蓝澜一上车就听到这么一番话,不由得楞了一下,心里有了那么一丝的不安,有种想要下车的冲动。

  可是这开往C市的列车,一天就这一班列车,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蓝澜还真的没有时间可以选择其他的交通方式,就是有,现在的蓝澜也没有经济能力再去承担。最重要的是,世界上那么多的奇葩事,怎么会全让自己碰到?有些迟疑的脚步,最终还是迈了出去。

  车上的人很少,少到蓝澜走到自己的床铺之前,一个人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个人了。蓝澜不是第一次坐火车,却是头一次见到人这么少的火车。想到刚刚无意间听到的那句话,蓝澜抿了抿唇,继续按照车票的编号找到了自己的床铺。

  是一个下铺,这有些出乎蓝澜的意料,看看车票的价格,怎么也不是一个卧铺车下铺应该有的价格,蓝澜想到刚才的话,不由得又相信了几分,可是车子已经发动了,由不得蓝澜再有什么办法离开,后悔,真的是后悔,可是心里还有那么一分的侥幸,也许自己是幸运的呢。

  蓝澜知道自己的运气,不过是自欺欺人,可还是拉着行李坐到了床上。也许,是铁道部进行了车票打折也说不定。

  事已至此,也没有了什么转圜的余地,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蓝澜把行李放好,就看向了窗外。窗外是没有长大的小树苗,距离相等的长着,应该是人工种植的,没有树林里面树木的笔直,有些扭曲的枝干,让蓝澜有些不舒服,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可能是刚才那句话的原因吧?

  反正列车不止一站,说不定之后上车的人就多了,没必要因为别人的话,自己吓自己,蓝澜有些躁动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从小到大听了那么多的诡异事情,自己也没有碰到多少啊,除了自己的人品差点,运气不好,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了。

  一些怪谈而已,把自己吓成这样子,蓝澜嘲笑了自己一下,开始欣赏窗外的风景,而不再关注那些长的不是很好的树,而之前讲述故事的那个人,又开口了。

  “车上有35个人,回来了34个,那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去哪了呢?警察想要排查,可是这些枯尸的脸都没了,也不能说是没有了脸,而是那些皮肤都皱缩在一起,记得咱们T市的特产,就是那个黄牛肉干,那些尸体就和那牛肉干没有什么区别。”

  “蜡黄蜡黄的,没有一点的水分,嘿嘿。”诡异的笑声回荡在车厢里面,蓝澜有些不舒服,这样的描述,自己以后还怎么直视自己最爱的牛肉干?那个人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没有人理他,他还是自顾自的说的开心,“不过也是万幸,那些人的行李还都在车里面,铁道部拿着名单一个个的对应,也多亏了现在是什么实名制,要是在早上几年,真的是一点辙都没有。”

  “事情好不容易有了转机,不过很可惜,不是每个人都把证件贴身存放,这34具干尸,只有5个人身上有证件,而这五个人的证件。”男人诡异的笑声又一次响起,“都是第一代的身份证,这意味着什么?”蓝澜想了一下,没有想出什么不对的。

  那个人也不管蓝澜的疑惑,“现在用的都是第三代身份证,这第一代身份证,早在40年前就完全废止了,所以用第一代身份证的,只有死人。”

  蓝澜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是啊,现在什么都要用身份证,而第一代的身份证里面是没有磁片的,没有人能够在现在这么发达的社会里面,完全的脱离身份证。

  “如果只是身份证倒也罢了,问题是,这些证件代表的人,也不是车上的乘客,而是十多年前就失踪的人,所以车上本来的人去了哪里?那少了的人又在哪里?”蓝澜僵硬着身体不能动,思维似乎已经是一片空白,怎么办?

  蓝澜不知道了,那个人不在身边以后,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

  “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男人说着又笑了起来,这笑声让蓝澜浑身起鸡皮疙瘩,一点继续听下去的想法都没有,本来就因为人少而气氛诡异的车厢,这个时候还听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笑声,明显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蓝澜故意弄出了一点动静,那个人意识到自己的话是有人在听的,声音并没有减小一星半点。

  反而感觉更加的兴奋了,蓝澜开始自我安慰,那个人可能只是在写恐怖故事,念出来,渲染恐怖的气氛。这么想,蓝澜感觉自己好了不少,冷静的拿出来耳机,想要隔绝点声音,多事的人活不长,蓝澜从小到大的经历,让蓝澜很清楚这个道理。

  想要播放一首轻缓的歌曲,却发现廉价的山寨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动关机了,尝试着重新启动,可是按着开机键好久,那破手机,还是没有开机,应该是没有电了。蓝澜回忆着自己上一次充电的时间,却是没有一点的头绪。

  无力地靠在床板上,不是手机的问题,果然还是自己的问题吧,没有什么人找自己,手机只是待在身边,根本用不到。虽然是智能机,却是连流量什么的都没有,除了基本的电话和短信,这手机功能再多又如何?不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蓝澜想,大概下一次可以再省点,买个老人机应该就够用了,待机的时间应该会长点吧,应该吧……蓝澜胡乱想着,不敢让自己继续听那个人的话,那个男人却好像知道蓝澜所有的想法一样,只是发出无意义的噪音,根本没有继续讲述,好像就是在等着蓝澜回神。

  但是过了没多久,大概是被蓝澜戴耳机的动作刺激到了,也有可能是因为以为蓝澜听不到了,所以没了顾忌,总而言之,那个男人的声音更加的大了,这样的话,戴耳机和不戴耳机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是蓝澜没有预料到的情况,懒得再把耳机拿下来有些烦躁的听着,那个人发出那有些刺耳的噪音,烦躁的情绪开始充盈起来,蓝澜想要走到后面,冲着那个人发一通火,让那个人闭嘴。

  可是蓝澜忍了下来,那个人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自己不能这么做。蓝澜坐起身子,把脸转向窗外,窗外还是那有些荒凉的田野,树木一棵棵的快速飞过,蓝澜有些困乏,可是那人还在发出噪音,蓝澜只能任由那个人讨厌的声音,强奸着自己的耳朵,忍耐似乎已经到了边缘。

  “最奇特的是,这一辆的列车,最后回来的只有那一节车厢,一节孤零零,没有车头,也没有车尾的车厢,就这么回来了,嘿嘿,车子上的人和物都抬下来之后,那节车厢自己慢慢的动了起来,没有人能够阻止这节车厢,没有人能够阻止这节车厢!”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变得高昂,伴随着男人的话音,车厢的玻璃一瞬间全部炸开。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