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原来不是灰姑娘

原来不是灰姑娘

萧砚 著

完本免费

  这是一个关于校园霸凌的故事。 高中女生江雪檐因为家庭变故,虽然学习成绩优秀,却不断遭受同学们的白眼和欺负,冰山学霸同桌照顾她、陪伴她,却不能一直保护她。警察小哥哥保护她,关心她,却不能时时陪伴她。青春的路口,最终都要经历一场离别。 可是没关系的,灰姑娘最终都会变成举世瞩目的好姑娘。
  C城二中,正在进行高二期中考试。
  这场考物理,已经开考35分钟,按照考试规则,考生已经不能进入考场了,尽管已经被监考老师严肃拒绝了,江雪檐还是站在静悄悄的走廊里不肯离开。
  虽然这个世界给她奇迹的概率等于国足进球的几率,可是,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跟她一起迟到的还有她同桌,施谨琛。
  与她不同,施谨琛不仅是二中理科第一名,还是高二上学期全市会考的第一名。
  每个学校对成绩过于优秀的学生总有一些小小的宽泛,仗着这种“特殊照顾”他完全不紧张。

40.9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这是一个关于校园霸凌的故事。 高中女生江雪檐因为家庭变故,虽然学习成绩优秀,却不断遭受同学们的白眼和欺负,冰山学霸同桌照顾她、陪伴她,却不能一直保护她。警察小哥哥保护她,关心她,却不能时时陪伴她。青春的路口,最终都要经历一场离别。 可是没关系的,灰姑娘最终都会变成举世瞩目的好姑娘。

免费阅读

  C城二中,正在进行高二期中考试。

  这场考物理,已经开考35分钟,按照考试规则,考生已经不能进入考场了,尽管已经被监考老师严肃拒绝了,江雪檐还是站在静悄悄的走廊里不肯离开。

  虽然这个世界给她奇迹的概率等于国足进球的几率,可是,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跟她一起迟到的还有她同桌,施谨琛。

  与她不同,施谨琛不仅是二中理科第一名,还是高二上学期全市会考的第一名。

  每个学校对成绩过于优秀的学生总有一些小小的宽泛,仗着这种“特殊照顾”他完全不紧张。

  果然,没过多久,年级主任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那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皮肤保养得光滑细腻,脾气却养得刁钻刻薄,她暗示施谨琛赶紧进考场答题之后,狠狠地睕了江雪檐一眼:“你这次要是考不好,就别在理尖班呆了。”

  等到年级主任踏着她的高跟鞋“嗒嗒”走远之后,两人才各自往考场走去。

  江雪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38分钟了,要是不抓紧时间,恐怕会做不完卷子。

  与她相反,施谨琛不紧不慢地晃到了门口,踏进考场之前,他回头看了看,冲着江雪檐的背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才一本正经地走进考场。

  这次考试十分重要,因为学校会根据考试成绩重新分班,这样便于将最好的师资分配到重点班级。

  文科和理科的座次都被打乱了,文科特尖班的颜蜜就坐在施谨琛旁边,她考政治。

  看见施谨琛在她身旁坐下,她突然有些紧张,手上一松,中性笔就掉在了地上。

  那正好是施谨琛脚下,原以为他会帮她捡起来,谁知他从口袋里拿出笔、套尺、橡皮就开始答题,就像根本没看见这件事。

  颜蜜见他这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恨恨地踹了一脚桌腿,施谨琛没有防备,手中的笔将答题卡划出很长一道笔迹。

  看见自己的报复奏效了,她脸上立刻绽出一丝笑容。

  施谨琛有些疑惑地转头看了看颜蜜,在看清她脸上一抹促狭的笑容之后,他猛然举起右手,几乎就要碰到她的脸,颜蜜以为他要打人,吓得闪到了一边,与此同时,施谨琛一脚踩下去,只听“咔嚓”一声,颜蜜掉在地上的那支笔就被踩裂了。

  颜蜜那张容貌姣好的脸霎时就变了颜色,她气得想骂人,却迫于正在考试,不得不忍住,把一瓣粉嫩的嘴唇都咬得发白。

  监考老师很快就过来给施谨琛换了新的答题卡,他低头答题之前颇有警告意味地看了一眼颜蜜,对方怯懦地看了他一眼,尽管心有不甘,却乖乖继续做卷子了。

  施谨琛在二中几乎是人尽皆知,不仅如此,好多初中女生在临近中考的时候,第一志愿往往都是二中,为的就是能够成为施谨琛的校友。

  他不仅学习好,颜值也能甩人几条街,不仅多才多艺,体育成绩更是高出别人一个珠穆朗玛峰。

  要说他给人的感觉,首先就是自卑感,好多人在他面前都感觉自己弱爆了,还有人说,要是拼爹的话,老子还有机会赢他,比智商,我得回家问一下我妈,她同不同意我回炉重造。

  人之所以优秀,是因为耐得住寂寞,而施谨琛大概跟寂寞是好基友,所以性格变得格外古怪。

  他脸上的笑容比贵州的晴天还少。

  性格比世界地形图还复杂。

  至于他的话,几乎没有,偶尔说那么一两句,还都是一张口就让人绝倒的那种。

  曾经有女生每节课下课都在施谨琛他们班门口等着,就为了跟他说一句话,结果人家等了快一周,他硬是一言不发,女孩也是个倔脾气,并没有放弃。。

  直到有一天,那个女生在路上拦住他,死活不肯让开,几个回合之后,施谨琛终于妥协了,他对那个女生说了四个字,她就让开了。

  那四个字是:“校长来了。”

  这件事最后连校长都知道了,老人家哈哈大笑:“我要是在场,得好好劝劝这个女生,天涯何处无芳草。”

  施谨琛的冷淡并没有阻挡住全校女生的热情,她们扎堆聊天,聊的是施谨琛喜欢什么,说到梦想的时候,会有人大声说,想成为施谨琛的太太,更有甚者,有些女孩子每天给自己“老公”买饮料买零食买礼物,托人悄悄塞进他抽屉里。

  但,江雪檐无疑是女生中的另类。

  她在二中声名狼藉、一无是处。学习成绩排在理科前50,并不算特别突出,长相也仅仅只算是清秀,家世低人一截,据说父亲为了躲避债务,失踪了,母亲在酒店做保洁,作为一个学生,她没什么才艺,还经常出入酒吧,这在大多数学生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的二中,简直就是最最让人鄙视的那种人。

  关于她的恶意揣测从未停止过,好多恶毒的没有根据的话,曾像利箭一般,让她倍感受伤。

  尤其是跟施谨琛做同桌之后,她的校园生活简直就变成了一场噩梦。

  其实在那之前,她从没打算要跟施谨琛做同桌。

  那是高二上学期开学的时候,大家按照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座位,从第一名开始选择座位,江雪檐的成绩排在全班第27名,照理来说,可以挑个不错的位置,然而在排座位之前,老师派她去教材科把她们班的教材全部数出来,这活儿本来应该是班长的,但是班长推荐她去,老师发话了,她只得去。

  等她跟领书的同学一起回来的时候,只有她没座位了,班里还剩两个座位,一个是施谨琛旁边的,一个是温酒旁边的,施谨琛那张桌子是校长特许他一个人坐的,尽管他把桌子放在靠窗的最后一排,江雪檐仍然厚着脸皮坐到了他身边。

  温酒那个姑娘飞扬跋扈,是出了名的不好相与,不仅如此,《三国演义》里面有“温酒斩华雄”这一章,江雪檐想,如果她坐在温酒身边,那温酒就会斩雪檐了。

  她并不指望那些出身良好、骄纵跋扈的女孩子能友好相待,她只希望作为一颗与她们轨道平行的星球,跟她们擦肩而过,彼此安好。

  话说当江雪檐厚颜无耻地一屁股坐在施谨琛身旁时,班里的空气突然静了几秒,好多人都屏息凝视着他们,温酒更是从嗓子眼里发出“哼”的一声。

  大家都期待上演的“好戏”并没有发生,施谨琛正捧着一本琴谱在研究,压根没注意到他有了新同桌。

  等到开始发书的时候,他才发觉身旁坐了一个人,倒也没有多大反应,甚至连一个好奇的眼神都没有。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