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谜雾

谜雾

关雪 著

完本免费

吕次国和杨昊天,都是特殊而神秘的人物,从未有过交集的他们,因为一次任务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各种谜团随之袭来,拨开层层谜雾,下面却隐藏着触目惊心的真相,让二人的关系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他们将走向何方?他们的感情是被迫终止,双方反目,还是得以升华,尽释前嫌?

119.9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吕次国和杨昊天,都是特殊而神秘的人物,从未有过交集的他们,因为一次任务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各种谜团随之袭来,拨开层层谜雾,下面却隐藏着触目惊心的真相,让二人的关系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他们将走向何方?他们的感情是被迫终止,双方反目,还是得以升华,尽释前嫌?

免费阅读

  1934年的秋季,是个不平凡的季节。在这个秋季,由于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为了保住革命火种,英勇无畏的红军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长距离战略转移,史称“长征”。这是中国革命涅槃重生的一段历史,惊天动地,如泣如诉,而1934年的秋季,就是这段永垂不朽的革命历史的起点。

  长征路上跌宕起伏的英雄故事,固然吸引了后人众多的惊叹声,但是在这二万五千里征程的背后,更多的是默默奉献血与泪的无名英雄。这些无名英雄之中,既有永远倒在长征路上,已无法知晓其名姓的红军战士们,也有仍然默默扎在敌人心脏里,永远生活在黑暗世界之中的红色特工们。而后者比前者更艰难的,便在于身体与心灵的双重煎熬。每一位为了革命胜利奉献了一切的特工英雄,都是一座无字的丰碑。

  显然,他,就是这众多无名丰碑中,不起眼但巍然挺立的一座。

  吕次国,出生于1911年,在他出生之后不久,风云巨变,武昌起义,前清灭亡,民国初立,中国在一片风雨飘摇之中,诞生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历史故事。他曾经有一个哥哥,只可惜由于当年的吕家家徒四壁,在不得已的长途迁徙之中,吕次国的哥哥不慎被落在途中,不知所踪。时隔这么多年,想来是不在了。吕次国的父母亲断了寻找其兄长的想法,只一心一意的培养这个仅存的幼子。吕次国非常争气,以优异成绩,一路靠着自己的努力考入各种优秀的学校,随后又凭借这全额奖学金先后在日本和德国留学,精通日语,英语,俄语,德语,法语等多国语言,并凭借其优异的天赋,在回国之后,成为上海滩一颗崛起的新星,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在上海滩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改变了自己和家庭的经济状况。而同上海滩的其他老大不同的是,吕次国还有一个更神秘的身份,那就是他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上海的一颗秘密棋子。平日里的他,出现的时候都是上海滩的老大,但是他却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上海滩里安插的一枚神秘的钉子,他的存在,既是为了平衡上海滩各方各派的力量,让国民党特务机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上海的各方势力,更是为了防止共党在上海力量的壮大,搜集监视共党,包括日本人在上海的各种暗势力。可以说,吕次国不单是自己的身份极其特殊复杂,他所从事的工作,所承担的任务也极其艰巨而重要。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之中,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吕次国游刃有余,得心应手,出色的完成了自己每一个角色应该完成的事情,被看成是年少有成的典型代表。

  这一天,是1934年十一月的某一天,依然是深秋季节,上海的气候已经渐渐转冷,湿冷的天气让整个上海的天地都显得多了三分的萧索。正处于革命低谷期的中国,又于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凄清,就连上海这种畸形繁荣的地方,在这个清晨,也显得别样的冷清。

  吕次国便在这一片萧瑟之中,走走停停地步入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酒馆之中。

  清晨的酒馆无疑是最冷清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处于街角的不起眼的小酒馆。此刻的酒馆,放眼望去,只有一张张空桌子空椅子,竟然看不到一个酒客。

  那儿的掌柜和伙计都颇有些无聊而疲惫的站在柜台前。伙计还强撑着站在一旁,掌柜的显然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摇摇欲坠的身体用手撑在柜台上,一下一下地打着盹儿,像极了一个舂米用的石杵。

  吕次国此刻的脚上蹬着锃亮的皮鞋,那是昨天才刚刚在街口的小摊子上擦亮的。有节奏的皮鞋踏地的声音,唤醒了昏昏欲睡的掌柜的和伙计,两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一丝意料之外的惊喜的神色,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会有生意上门来。

  掌柜的立马转过头来,瞪了一眼一旁的伙计。机灵的伙计其实并不需要掌柜的暗示什么,早已如同脚下装了弹簧一般的弹了出去,几步小跑迎面而上,一脸职业笑容的问道:

  “客官,早啊!您请这边儿坐坐?”

  吕次国的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随口说道:

  “你们这儿没包厢么?”

  伙计的一听见这位顾客要的是包厢,脸上笑容更盛了。吕次国西装笔挺,怎么看都知道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来这儿还要了个包厢,显然不是闲着没事儿只打算在这里溜达一圈儿就走人的,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今天的生意只怕要开张大吉了。这怎么能不让这个伙计开心?

  伙计愈加热情地点着头,说道:

  “有有有,当然有包厢,客官楼上请!不知道客官要什么样儿的包厢?”

  “非方非圆,有椅有桌,要烛非灯,有门无窗。”

  不能不说,这个吕次国的要求真够怪异的,偏偏还说得这么文雅,四个字四个字的往外吐词儿,恨不能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一等一的文化人似的,听得这个伙计一愣一愣的直眨巴眼睛。

  不过这个伙计反应倒是一点儿不慢,立马点头哈腰地应承着,满口答应:

  “这样的包厢,我们这儿还真有一间!一看您就是个不凡的人物,出口成章!客官,您这边请,随我来,来,就这间儿,您看怎么样?满意不?”

  这只是一个旧式的小酒馆,这个伙计自然也不是什么西餐厅的侍应生,说话的口气十足十的店小二,拖长了尾音,高声说着,脚下一点儿不慢,带着夏凌天一路走,一直走到最里边的靠左道的一间包厢里才停了下来,又殷勤地帮忙打开门,利索地擦了擦桌子椅子,请客官坐下,帮忙褪下了西装外套,挂在一旁竖着的衣服架子上。忙完了这一切,这个伙计才走到吕次国身边,满脸堆笑的问道:

  “客官要点儿什么?”

  吕次国还是保持着那一贯的淡淡的口气,随意地点着酒菜:

  “一壶绍兴酒,一壶竹叶青,两碟小菜,什么特色来什么,对了,记得酒里别兑水,我酒量不大,喝不了那许多。”

  吕次国的话简直有些颠三倒四,让他们酒里别兑水,原因却是自己酒量不大,好像这家伙太不懂酒,以为兑了水就会增加酒水的数量,就会把自己灌醉一般。不过这个伙计显然对于吕次国这不合逻辑的话没有丝毫疑惑,婷婉吕次国的话,马上点着头答应了一声“好嘞,您稍等”,一转身就朝着楼下跑去了,还不忘随手帮吕次国把房门给合了上。

  没过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踏在楼板上显得极有规律。“吱呀”一声,吕次国所在的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从外头走进一个人来,却不是那个伙计,而是那个掌柜的。掌柜的手上端着一个大木盘子,盘子里装着两个酒壶,两个酒杯,两碟小菜,显然,这个掌柜的也意识到来了个大主顾,竟然不惜亲自过来送酒水,希望顾客留个好印象了。只是有些特别的是,这样一个处处透着前清遗风的旧式小酒馆,那两碟小菜却居然是西式的小糕点,配上那古香古色的碟子,以及酒壶酒杯什么的,真真是一个典型的中西合璧,一种强烈的对比之中,却透出了一股异样的和谐。

  那个掌柜的将那些酒壶酒杯小菜什么的,一一摆放在吕次国面前的一张旧木桌子上,自己却没有离开,而是把木盘子放在一边,自己随即坐了下来,就坐在吕次国的正对面。

  吕次国还没有什么反应,那个掌柜的已经露出了一排不大整齐的牙齿,开口了:

  “客官,您看看还满意么?”

  吕次国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东西,用手敲着桌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还行吧,只是这小菜咸不咸啊?”

  掌柜的依然保持着职业性的笑容,摇着头说道:

  “这小菜一点儿也不咸,只怕客官觉得太甜。”

  吕次国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仍然不甘心地挑着毛病:

  “没有烟么?”

  掌柜的这时却仿佛失了生意人的机灵劲儿,答非所问地说道:

  “这酒没有兑水,包您满意。”

  吕次国听到这句话,才终于停下了手指那无节奏的敲打,抬头看了一眼笑容满面的掌柜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却自己站起身来,几步走到包厢门边,看了一眼外面,随后双手将门合了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