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看书就选点读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军婚,冷妻撩人

军婚,冷妻撩人

南宫锦 著

完本免费

小说《军婚,冷妻撩人》的作者是南宫锦,夏亦初权易是这本现代言情小说的主角。全文讲述的是女主夏亦初和男主权易以前就认识,两人之间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亲密时光,在夏亦初的眼里权易是个弟弟,但是偏偏当初有着不能说的关系,本以为在军队中就不会再有交集,可惜的是命运再次让他们纠缠在了一起...

1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0

免费阅读

  小说《军婚,冷妻撩人》的作者是南宫锦,夏亦初权易是这本现代言情小说的主角。全文讲述的是女主夏亦初和男主权易以前就认识,两人之间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亲密时光,在夏亦初的眼里权易是个弟弟,但是偏偏当初有着不能说的关系,本以为在军队中就不会再有交集,可惜的是命运再次让他们纠缠在了一起...

免费阅读

  夏亦初在冷漠关心又好奇的注视下,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和曾经的每一次一样,她再次逃避了这个致命的问题。

  可她虽然能咬紧牙关不说,但她的脑袋和心,却不争气的回想起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年少的曾经,她从来都不曾想过,有一天,她会和权易从缘变成孽。

  记得那一年,权易十五岁,她十六岁。

  十五岁的权易,本应该读初三,只因为大他一岁的她就读在一所普通的高中里,他紧紧用了三个月就跳了一级,如愿以偿的走进了她所在的高中。

  少年时的权易意气风发,夺人眼球,已经长到一米八的身高,配上那张愈发艳极的面庞,仿佛冰雪融化前的最后一刻时光,明明坚美异常,却又险险欲化。

  曾经,就有一个直性子的女孩,家庭条件也很好,因为不死心而捧着自己亲手做的巧克力,站在了权易的面前。

  当时,她和权易正在学校的食堂里吃饭,就听见那个女孩大声的说:“权易,我喜欢你,我想让你和我在一起。”

  她被那个女孩的决心所打动,而且她也知道这个女孩,学校里比较出名的富家女,虽然条件和权易差一大截,但女孩的性格特别好,很开朗外向。

  可权易却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夹起自己盘子里的一块排骨,递在了她的唇边:“尝尝看,今天的红烧排骨味道不错。”

  女孩被晾在一边,她心里也不好受,转头对着权易说:“我觉得这女孩挺好的,权易你……”

  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见前一刻还坐在她对面的权易忽然就站起了身,黑亮的眼终于朝着女孩看了去。

  女孩激动的面颊羞红,把手里的巧克力递了过去:“权易,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

  权易虽然接过了巧克力,却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扔在了身后的垃圾桶里,然后在女孩震惊的目光中,拉起了还坐在椅子上的她。

  “忽然觉得头疼,你陪我一起请病假回家吧,我想吃你做的糖醋里脊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明明是在笑的,但她却清楚的看见了他酝酿在眼里的暴虐,虽然不清楚他怎么了,却还是赶紧点了点头。

  女孩见此,连同羞辱带着不甘心,将矛盾指向了她:“你到底是谁啊?干嘛总纠缠着权易?你饿不恶心?”

  她很无奈,虽然她强烈要求权易喊她姐姐,但他完全不听,也不喊,以至于整个学校都在议论纷纷。

  叹了口气,正要和那个女孩解释,却忽然发现下巴一紧,然后在她惊愣的注视下,权易蜻蜓点水般吻上了她的唇。

  在整个食堂倒抽气的声音中,她也是震惊的。

  权易却在收回唇的同时,揽着她往外走,在路过那个女孩的时候,他忽然就说了一声:“再见。”

  一声再见,那个女孩从此再没有出现在学校里。

  此事很快在学校里传开,虽然学校里女生每天议论最多的还是权易,却没人再赶靠近,因为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权易的性情捉摸不定。

  确实,再没有人质疑过权易身边的她,但她却对权易那天的亲吻开始介怀,以至于某一天她要求开始和权易分床睡,而彻底激怒了权易。

  那天,权易不由分说的把她甩上了床,撕开了她的衣服,撤下了她的内裤,占据了她的身子……任由事后权易抱着她,一遍一遍亲吻着她的面颊,和她不停的说:“夏夏,我一直都是爱你的。”她的心却凉的通透。

  往后,她一直都在躲着权易,一向疼爱权易的她开始和权易抗衡,哪怕每一次的抗衡换来的结果都是无效的,她也始终不想侮辱了曾经的‘姐弟’情分。

  可权易,不光是她的孽,还是她的债……

  高二的某一天,她放学回家,为了不碰见等在学校门口的权易,所以她按照冷漠告诉她的路线,选择跳墙从学校的后门溜了出去,也正是因为这一跳,发生了她永远都追悔莫及的事。

  学校后门对着的是一个夜市,不过这夜市里却没有学生,因为总是有一些不安分的小混混在街头结尾徘徊不散。

  那天从后门溜走的夏亦初,就碰见了几个小混混,差不多七八个人把穿着校裙的她堵在了夜市里。

  当时的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要说是打人,就是举起三块砖头都得喘上半天的气,面对这么多已经步入社会的小混混,她只能紧紧贴在墙壁上。

  那些小混混显然不是只想和她谈谈感情这么简单,有的心急的甚至是已经对她裸露在衣服外的大腿和手臂伸出了手。

  她咬紧双唇,正想要甩起书包反抗的时候,权易赶来了,原来她是跑了,但冷漠却被权易给抓到了,一向气场强大的冷漠,在权易的面前乖巧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就这么把什么都给招了。

  以寡敌众,权易自然是吃亏的,可无论那些小混混如何殴打,权易都从始至终把她抱在怀里,生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那些小混混蛮不讲理,甚至其中一个人竟抽出了刀,对着权易挥了出去。

  鲜血模糊了视线,看着一直称霸了她人生六年的权易缓缓倒在她的怀里,她的心瞬间揪起,大脑当即一片空白。

  站在一旁的冷漠报了警,随着警车的鸣笛,小混混落荒而逃,人流嘈杂的夜市街头,她就那样颤抖的抱着满身是血的权易,泪水模糊了双眼。

  被父亲虐待的时候她没有哭过,妈妈被抓进监狱她也没有哭过,但是那个时候,她哭了,哭的声嘶力竭。

  “夏夏……你怎么哭了?”权易缓缓伸手,费力的摩挲着她湿润的面颊,“我以为我死了,你会开心的才对……”

  她疯狂的摇头,语无伦次:“不是,不是的权易,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权易就笑了:“你这样,我会认为你爱上我了,愿意和我在一起了。”

  她哽咽着点头:“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就算是和我一起下地狱,你也愿意么?”

  “……我愿意。”

  后来,权易自然是没事,那些小混混也没有一个逃脱了法网,不过她最要感谢权易的爸爸,因为他爸爸的权利压制,这件事情才没有传到权易妈妈的耳朵里。

  对于权易妈妈,那个尊贵而又冷厉的女人,她是畏惧的。

  权易康复的日子里,她像极了一个伺候丈夫的小女人,整日整夜的陪伴在他的身边,无论他是渴了还是饿了,她永远都是第一个站起身的人。

  也正是这段日子,把她推向了深渊,她承认她爱上了权易,飞蛾扑火一般的全心投入,明知没有结果却还是无法割舍。

  在权易十七岁生日时,他当着她的面,许下他的愿望:“夏夏,我只要你陪着我一直都下去。”

  她点头,在他怀里笑的幸福:“好。”

  和权易在一起的这段感情生活,她表面上是幸福的,因为权易虽然有的时候霸道,不讲道理了一些,打对她是真的好,无论她如何,他都欣然接受,就连卓羽都说,权易算是被她彻底降服在囊中了。

  然而背地里,她因为和权易的关系,她和她的妈妈被佣人排挤,甚至是冷落,尤其是她的妈妈,时常要干比别人多好几倍的活。

  她的妈妈也曾不止一次的说让她离开权易,但她总是默默的做完所有妈妈的活计后选择沉默。

  她确实心疼妈妈,但她也不想离开权易。

  她觉得,妈妈的活她可以帮着都偷偷做了,这样妈妈就会轻松下来,而至于其他人的白眼和讥讽,只要权易喊她一声:“夏夏……”所有的委屈和屈辱,她就都能够忍受。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她十八岁,那一年是她要升入大学最关键的一年,可原本想要报考老师的她,却选择了军校。

  当然,这个选择她并没有告诉权易,因为她怕权易会不同意,毕竟军校是封闭式的教学制度。

  但是她并不想退缩,因为她想要变强,想要成长,想要权易在她的面前永远都不再受伤,不得不说,那曾经的一刀成为了她忘不掉的噩梦。

  然而,在她忙着报考的同时,权易也变得忙碌了起来,从开始的夜不归宿,变成到后来一个月,两个月也见不着人。

  终于,她忍不住了,给他打了电话,可接电话的人却是个女人。

  “喂?”

  “我……这不是权易的电话吗?”

  还没等她继续问,权易就把电话接了过去,却并没有解释那个接电话的女人是谁,只是叮嘱她照顾好自己,他会很快回去的。

  后来,权易真的回来了,可当她打开大门时,看见在他的身边,原本她的位置上,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对于那个女人,权易的解释是朋友,但她细心的发现,无论是从行为举止,还是从她和权易之间的说话,都像极了恋人。

  没过两个月,权易的母亲回来了,那天权易不在,她清楚的听见权易的母亲和来宅子里做客的人介绍,那个年轻的女人是权易的未婚妻。

  她是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的,她想要找到权易去质问他,可就在那天的中午,她的妈妈从二楼的阳台摔了下来。

  她送妈妈去医院的途中,接到了权易未婚妻的电话,那个女人说权易对她的感情不过是施舍,那个女人还说:“如果你真的爱易,就不应该永远站在他的身后,拖着他的后腿,你应该很清楚权易对于权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后站在他身边的我,可以给他能够帮助他的一切,而你……不过是他年少时期对于青春的宣泄。”

  她面对这针尖一样的话,无言以对,可她却仍旧不想放弃这段承载了她所有幸福光阴的时光。

  所以,她又给权易打了电话,可没想到接起电话的还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说:“夏小姐,难道你打算把你最后拥有的自尊,也要拿出来贱卖吗?”

  不得不说,这句话真的是刺到了她的心坎里,她甚至能够想象,那个女人是噙着怎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微笑,将她仅剩的自尊心踩在脚下。

  回到病房,已经转醒的妈妈哭求她:“亦初,离开他吧,他对你的新鲜感已经过了……”

  捏紧手里的电话,从来没给过妈妈正面回答的她,终于开了口:“好。”

  她扔了权易买给她的电话,连夜赶回权家收拾东西,然后在权易未婚妻的微笑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权家。

  说走,就走的干脆而彻底。

  当初她敢爱的彻底,现在就能痛快的转身离开。

  她以为,她的离开,应该是她和权易最好的结局……“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的震动声,终结了夏亦初的回忆,她缓缓拿起电话,当打开短信时,是一个陌生号码发给她的一行字。

  你答应过我,要陪着我一直走下去的。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